第054章

文 / 王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www.GuangChangXiaoShuo.org 专业官场小说网    杨一彬顿时不服气:“运球没哪个能超过我的水平。我在球场上运球三个来回,也没人能拦下我的球。”

    解茹说:“那就该叫运球高手。”

    杨一彬向解茹道了一声谢,还挤了挤眼睛,好像遇上了一个伯乐。

    接着,马多克介绍女同学:“这是我们班里三朵花。一朵是梅花,看看谁胸口上别着一枚梅花胸花,谁就是梅花。”

    解茹果然发现个子最高的女同学别着胸花,便向她道了一声:“梅花仙子好!”

    “梅花仙子”咯咯笑了,说:“我姓叶,绿素。”

    “叶绿素——”解茹也想笑,又没敢笑出来。

    叶绿素似乎不在意,帮着马多克把另外两位女同学介绍给解茹。她指着圆脸说:“她是学习委员,江淑蓉。”又指着穿格子衬衣的说,“滕恋春,她的歌唱得很好听。你只要闭起眼睛听,一定觉得是一个富有沧桑感的男人在绝望大漠中号叫。”

    马多克笑了起来。解茹也笑了。

    马多克正想把解茹也介绍给老同学。但叶绿素已经笑道:“别介绍了。这位一定是老同学的秘书,解茹靓女。”

    解茹望着对方,她不知道对方怎么认识自己。

    龙成说:“解秘书,多克回省城时,他跟我们多次提起你,还声情并茂地描述你的美貌,他满嘴巴的修饰语不得不让我们也为你倾倒。”

    杨一彬说:“看来多克没说半点假话,如果要说有什么虚假成分,也怪他所用修饰语还没用到位。我觉得解小姐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漂亮得多。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解茹不好意思起来:“小解一个俗人,又做点跑腿事,能让你们记住解茹这个名字确是小解的荣幸。”

    杨一彬又说:“多克,电话里都讲好了,不得带帮手来替你挡酒,也好让我们老同学一醉方休。”

    叶绿素马上将了一军:“多克也是一个常务,凡事带个秘书出门,人家习惯了。”

    解茹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连忙笑着解释说:“我只是开车送马常务来这儿,等一下我再开车过来接他。”

    叶绿素说:“既然来了还是——”

    “不。我还有个约会。跟男朋友有点事。对啦,晚上住青云宾馆,房间开好了。只是青云是个小地方,只有那么一个条件。”

    这一来一往的对话已经让马多克不知道说什么,他只得把解茹送到车前。解茹上车后,又轻声送出一句话:“少喝一点酒。”马多克努一下嘴角,表示一定会服从她的要求。

    刚坐进包厢,滕恋春便迫不及待地跟马多克说:“你的秘书果然不错,有灵性,一点就触动,难怪每次聚会时都听到你赞美她。不管怎么样,我对她挺有好感的。”

    马多克说:“你觉得她这么好,刚才怎么不开金口说几句让她高兴的好话呢?”

    滕恋春说:“怕我的声音吓到那么一个可爱又弱小的女秘书。”

    叶绿素跟着说:“看得出你多克就是欣赏她。当然,我用词不太准确,也许、恐怕不仅仅欣赏。”

    “还有什么——”马多克眼睛半闭,似乎想听到叶绿素再多说点。

    但叶绿素没往下说。

    闹哄哄一直喝到五六分酒时,龙成才又再次提起解茹这个话题来。他说:“多克,跟我们老同学说实话,你是不是很欣赏解茹呢?我这个欣赏两字是从叶绿素酒前说的一句话中借来的。我没醉。你知道,我不是这点酒量。绝对不是。当年,你当班长,我为班副,为了评出全班最美女生,结果投票十二比十二,弄出两个票数相等的女生,但最美女生只能评出一个。怎么办呢?杨一彬,当时是你出一个馊主意,让我俩某一个人说了算,但发言权必须用酒量来赢得,结果十六瓶啤酒过后,还是我龙副班长胜出。我本来想用喜欢两个字。但我怕说过了一点,惹你不高兴。”

    马多克一边往龙成杯里倒酒,一边随意说:“我倒是愿意听到你用喜欢两个字。本来就不仅仅是欣赏,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

    滕恋春问:“你觉得欣赏与喜欢有什么区别?”

    “欣赏,大多愉悦眼睛,过眼烟云吧。喜欢,则由心而生,眼睛当然也会有某些自然的流露,但更多的美好触动铭刻在心里。”江淑蓉终于说了第一句话。她就是这个个性,不爱多说什么话。

    马多克笑道:“学习委员就是学习委员。”

    江淑蓉说:“别夸我好吧,我倒有兴趣知道你怎么喜欢上女秘书的。”

    “我纠正一下,我不是喜欢女秘书。我,喜欢一个叫解茹的女孩。两回事。或者可以这么说,我欣赏一个叫解茹的秘书,我又喜欢一个叫解茹的女孩。”马多克端酒又喝了一杯酒,说:“我不说她当秘书怎么称职。我想说说她为什么会值得一个大老男人的喜欢。甚至想,哪天调离青云时,我要送一幅书法给她。大三时,我的书法得过二等奖,一等奖空缺,我没撒谎吧,你江淑蓉还偷偷要求把我的参赛作品送给你做纪念。我要写一幅书法给解茹,四个字,‘上善若水’。这就是我对她的感觉。平常,她几乎从没有说过谁的半句怪话,即便发现什么,她也是很善意地提醒自己所服务的领导,也就是我,做好自我保护。

    就说接待上访这事吧,接待谁,她都是好言好语,有些上访者恶言恶语灌满她的耳朵,但从来不影响她平和的口气,友善的口气。有一个老上访户,他姓赵,后来跟我建议,让解茹去当信访局长。我问老上访户怎么这么说。老上访户说,就是我们的口水吐到她的脸上,她也是一张笑脸面对我们。赵还说了一件事,上次离开办公室时,她得知我们没有吃饭钱了,就把我们带到餐馆,问我们想吃什么菜。我们当时想,反正政府有钱,多点几个好的。解茹没说什么,最后又帮我们加了一份汤和几钵饭,结好账才走的。老上访户当时提醒解茹,怎么忘了开发票?解茹说,这又不算公务接待,因为领导没交办,就算我个人请你们吃个便餐。这姓赵的老上访户后来没再上访,虽然想解决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老上访户当然也说了一句,将来我还要上访,等到那个女秘书不用接待我们上访时再来上访。还有——”

    滕恋春的脸已经喝红了,但还是又喝了一杯酒,再摆摆手,嚷道:“我们想听听你心中的秘密,怎么喜欢解茹——”

    杨一彬说:“说,怎么喜欢——”

    “怎么喜欢——”马多克突然语塞,想了想,说,“其实,怎么喜欢她的,我从没认真想过这事,好像就是一种感觉。当我觉得喜欢上她时,才发现自己早已喜欢上她了。有时,这脑子里会被她突然闯进来,我平日就是想看到她,希望突然听到她的声音,这些时刻我都有一种心动,也可以叫一种自我陶醉。我没办法描述什么是喜欢,但我就是喜欢。就这么简单,简单得很自然。比方说吧,有一天晚上,有人给她打电话,说跟马常务在一块唱歌。我当时不知道这人背地里打过这个电话。我借故离开歌厅。因为我不太喜欢待在这种环境里,说眼晕也好,说怕影响也好,反正坐了一会儿我就走了。刚离开不久,还没回到青云宾馆,解茹发来一条信息:你在哪儿呢?一句话,五个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但足够让我心动,我也蓦然知道,她很在乎我。还有去年冬天,我们青云下了一场大雪,我下乡去检查救灾工作,上车时我发了个信息给解茹,告诉她我要到什么地方去。这也算一种习惯了,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这种报告制。她也一样,总爱告诉我她的行踪。一分钟不到,她回复一条信息,‘路滑呀,得 ( 官方女人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3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