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0章

文 / 王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www.GuangChangXiaoShuo.org 专业官场小说网    解茹暗暗吐出一口气,才真正感觉到什么叫可怕。“天呀,有人一直在暗中跟踪你,要不然怎么会这样精确地找到几个无法让人旁证的空当时间?让您无法找到旁证,让您哑口无言,再一棍子下来打死您。”

    马多克百般无奈地说:“是的,这才是最可怕的东西。我真没想到,还有这双眼睛,这双眼睛在一直盯着我。”

    “是的,可怕,太恐怖了!”

    “让人胆战心惊。什么叫从政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这就叫如履薄冰,这就是如临深渊,而且站到薄冰上和深渊旁时,你才知道自己走到一种什么地步。”

    解茹沉沉叹口气,又攥攥手,说:“看来您只有一条路可走,马上去巫山情找叫黄小娟、卢丽萍这两个服务员。”

    马多克叹道:“找啦。市公安局有一位我的老乡,让他偷偷去找过。结果这两人七天前请假走了。查来查去,一个答案,去向不明。”

    “哪天回来上班?”解茹又问道。

    “不会回来了。这位老乡从她俩抽屉上发现留下的一封短信,上面写道,怕遭到当官的嫖客报复,只好逃走,以保住小命。还有,这两人在巫山情只做了两个多月,好像就是为陷害我而来的。”

    “天哪,这是一个缜密无缝的阴谋!”

    马多克点点头。

    解茹问:“您心里应该有什么触动吧。”

    “我突然发现,自己不论在政治上,还是在官场上都太幼稚了。真的,我从没去留心观察过官场什么,觉得自己不去害人,也没人害得了我。可今天,明明人家害我,我竟然没办法知道被谁害了,而且也不能跟哪个说自己被人家害了。有苦说不出。这叫有苦说不出。真是有苦说不出。”

    “谁会是这只罪恶之手?”

    “我怎么知道?这手再黑,它也是一只看不见的手。”

    “他们一定有目的!”

    “鬼才知道有什么目的!但一定有目的。”

    “您到青云工作这么短的时间都得罪过什么人?马常务,原谅我,这样问您有点冒昧了。”

    “我肯定得罪了人。但我无法肯定得罪了谁。很多人,都是我无形中得罪了,比如因为政策,比如因为一个表情,比如因为一句话生发出来的想象,比如人家打一声招呼,自己却没点反应,等等,我都可能得罪人。这些被我得罪过的人,我无法意识到对方已经被我得罪。所有的人,包括我所得罪过的人,面对我时都是恭恭敬敬、笑容可掬。我看到的都是笑脸,一张张笑脸。”

    “您要想出个好办法应对。到时候免得太尴尬。但这种告状,不管怎么都很难处理,就是将来调查后没什么事,也会对您在社会上的名声造成负面影响。”

    “我知道,这缸污水就是逼我跳下去洗澡的,它淹不死我,也会让我脱一层皮,九死一生的。可你让我怎么办,啊?”

    解茹被噎了一下。

    68

    这次在省城待了一个星期,整整七天,一天也不少,到了星期五午夜,宁红才返回青云。本来想到哪个休闲中心把头发洗理一下,但全身非常疲倦,进了家门,还没跟早两天回家的史不得说上两句话,便倒到床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床头上的小闹钟告诉她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钟。

    白莉亚昨天打电话约好了,今天在新开张的南洋五星大酒店订个包厢给宁红接风。

    她刚起床,小棋便来了,也是想约宁红今天出去吃顿饭。

    宁红只得说:“先答应过人家,改日我们姊妹再聚吧。”

    “这几天,您一定挤个机会给我。”小棋看到宁红答应了,又问,“宁姐,我听到外面风声,月底市直单位要调整班子。说是微调。不过,微调也是调。宁姐,您一定多跟史副市长说几句话,邱客人资格那么老的党委书记,总不能让他再吃亏吧。”

    宁红冷冰冰地说:“这资格有什么好摆老的,摆来摆去就得再吃亏。”

    小棋细声细语地说:“宁姐,我跟伟业心里怎么想的,也逃不过您的眼睛。听您这样说来,邱客人这次又走不了?”

    “怎么走不了?在煤炭局烦了,也可以到蔬菜局上班去。”

    “也好,蔬菜局不是热门单位,但过去当局长也是一把手,成了鸡头。他邱客人应该会满意。”

    “谁让他当局长?”

    “那当什么好?”

    “党组书记。还是党组书记。”

    小棋张大嘴唇,无声地吸了口气。紧接着,她欢喜起来:“宁姐明察秋毫,知道他邱客人就是一个不谋事只谋人的角色。”

    宁红说:“不是我眼毒。这是你家张伟业的愿望。但这也许就是一个人的愿望而已。我又不是组织上的老大。我说上千遍万遍又有什么用呢?其实,你家张伟业好好当他的局长就行了。再说,这局长也不是他用钱买的,说不定哪天就换了岗位。我说小棋,官场上的人,还有当官的身边人,都要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你说呢?”

    小棋眨眼半天,困惑地说:“宁姐,您的意思——”

    “哦,我只是说说而已,没其他意思。有什么意思,也是你小棋想多了,要不就是张伟业他想多了什么。”

    小棋走了一会儿,史不得回来了。他刚刚开完一个什么项目调度会。进门后,他问宁红:“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宁红把白莉亚的相约吃饭一事告诉了史不得。史不得对这个饭局没兴趣,便问:“跟陶小姐接触得怎么样?那天吃顿饭,我差点被她的味道噎死。好像她就是慕容副省长。不,她的级别好像比副省长还要高得多。”

    “人家知道怎么做首长的女人。她当她的菩萨,我们只是来烧香的。香客怎么能跟菩萨平起平坐?人家腔调越怪,我们越该高兴,这告诉我们,她跟慕容副省长关系就是不一般。看到她那冷眼,听到她那冷话,我心里倒踏实许多。慕容副省长面前,她说一句话顶不上一万句,也能顶得上我们说五千句。宰相府里的丫鬟脾气大。你这个州官,还能计较丫鬟什么口气?人家发脾气,有她发脾气的本钱。你有吗?再说,这个陶美女不是一般丫鬟,人家叫贴身丫鬟。”宁红说后面这几句话时,腔调有些变了。

    当然,史不得除了觉得宁红突然有些气愤起来,过多的感触好像也没有什么。他脸上表情就可以证明这点。过了一会儿,他又想起一件事,再问:“花瓶送出去了吗?”

    宁红说:“笑纳了。”

    “昨天请她吃中饭的时候?”

    “嗯。”

    “高不高兴,她?”

    “都叫我姐姐了,你说她高兴不?”

    史不得又问:“第一次吃饭,这花瓶本来带了过去, ( 官方女人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3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