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节 第42章 “你跟我上床,我给你爹治脖 (1)

文 / 范家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www.GuangChangXiaoShuo.org 专业官场小说网    琼花回到徐家已经是午夜时分,她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WWW.GUANM.COM?官场-小说]当她把自己在小床上放平以后,才感觉到全身非常疲惫。这是人在经过一段紧张状态之后常会出现的生理反应。琼花虽然想好好地睡上一觉,但是没有一点睡意,两只眼睁得大大地看着房顶上的吸顶灯。她回想起今天偷盗的全过程,已经没有刚才在大春那里时的理直气壮。现在头脑冷静下来以后,她还真有一些后怕。她怕以后万一出了事情,不但爹的病治不下去了,而且爹知道真相后,还不知道会再急出什么新病来。旧病未愈再添新疾,岂不是雪上加霜吗?琼花就在心神不宁中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早上六点钟一到琼花习惯性地醒了。她慢慢吞吞地穿着衣服,心里直犯嘀咕,她今天遇上徐家人的第一面,能不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徐家起得最早的是沈彩虹,因为她不知道琼花昨天回来没有,所以准备自己下厨为全家准备早餐。沈彩虹走到厨房门口,看见琼花已经在厨房里忙开了。

    沈彩虹进来,琼花习惯性地打了声招呼:“沈阿姨,早!”

    沈彩虹见琼花已经在准备早餐,她就不必亲自操劳了。她问琼花:“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一点动静也没听到。”

    “咱昨天回来已经有十一点多了,咱怕吵醒你们,所以开门、走路都特别小心。”

    “你父亲的病,医生是怎么说的?”

    “医生的诊断是尿毒症。现在先做透析治疗,如果要彻底解决问题,可能要换肾。”

    “换肾可是个大手术,费用高不用说,人也要吃大苦头。你们家里人商量过了?准备换肾吗?”

    “没有商量好。换肾挺复杂,既要找肾源,换肾的钱也是个大问题。”

    沈彩虹信口敷衍了几句:“那是,那是。你做早餐吧!今天大家都休息,早餐时间迟一点不要紧。”

    琼花做贼后和沈彩虹的第一次面对面,就这样轻松地过去了。琼花松了一口气,一直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放回肚子里。以前徐家收到下面官员送的钱,都放在床底下的纸箱里,他们平时用不着这些钱,不到动用这些钱的时候,是不会发现纸箱里钱是多了还是少了,所以在此之前,琼花暂时还是安全的。徐家的生活依旧按部就班,好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琼花的一场虚惊暂时过去了。

    徐沈平平时星期天是难得在家的。今天他用过早餐以后,坐在一边看琼花收拾桌子。琼花感觉到今天徐沈平好像有些异常。徐沈平等琼花把厨房收拾干净后,便对琼花说:“我新买的房子装修好了,要打扫一下卫生。你今天能抽空去帮我搞一搞卫生吗?我和我妈说好了,今天中午家里的饭由她来做。”

    琼花心想在哪里做、做什么都是一样,也就答应了。徐沈平便领着琼花上了他的小轿车,直奔美庐而去。车子开了大约四十分钟,小轿车平静地滑到美庐一幢**别墅门口的草坪上。徐沈平带着琼花进了别墅。展现在琼花面前的是一所外国情调的房子,高贵而典雅。房子在装修完毕以后,徐沈平已经请家政公司的专业清洁工人来打扫过,室内的一切生活用品已经全部摆放整齐、各就各位。因为房间这几天没有人来过,所有的家具上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徐沈平领着琼花从底下的门厅、客厅、厨房,一直看到三层的贮藏室和阳光房。琼花好像是在进行一次参观,徐沈平充当了讲解员的角色。看完别墅楼上楼下的每一部分以后,琼花就准备开始清洁工作。她从一楼的杂物间里拿出清扫工具和抹布,从一楼开始清洁。徐沈平拿着水桶跟在后面配合,不时帮琼花搓洗抹布,俩人配合默契,不到两小时就完成了一楼的清洁工作。

    徐沈平用电热水壶烧了开水,沏上了一壶龙井茶,他让琼花坐下来休息一下。俩人在喝茶的时候,徐沈平问琼花:“听说你父亲到本市来了?”

    “来瞧病的。”

    “确诊没有?是什么病?”

    “尿毒症。现在每周做三次透析,一时半刻不会有大问题。”

    “哦。报纸上常常有关于尿毒症的报道,最好的治疗方案应该是换肾。你父亲打不打算换肾?”

    “换肾得几十万。咱们乡下人哪里来这么多的钱?现在是走一步瞧一步,走到哪算哪。”

    徐沈平看看表已经快到中午了:“不说这个不开心的事了。我们先去吃饭,吃过饭回来再干。”

    琼花跟在徐沈平后面,由徐沈平驾车到市里的大饭店吃了一顿豪华餐。用完餐俩人又回到了美庐。琼花一到美庐就动手清洁二楼。徐沈平说刚刚吃完饭就干活不健康,应该先歇一会儿。琼花不肯:“咱得赶紧把这里的活干完,咱早点回去还得做晚饭。”

    徐沈平笑着问:“你不回去做饭,我老爸他们会没地方吃饭?他们不是有没有地方吃饭,而是他们愿不愿意去吃饭。想请我老爸吃饭的人排着队在等着,就看我老爸肯不肯给他们这些人面子了。”

    琼花还是第一次听说请人吃饭还要排队的。她想: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她继续忙她的活,担心耽误了回去做晚饭,沈彩虹的脸色会很难看。她要抓紧时间把活干完,没空搭理徐沈平了。

    徐沈平要琼花今天来打扫房间只是他的一个借口。他在琼花的旁边站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琼花看,在琼花弯腰擦拭家具的时候,徐沈平感到琼花的身体有一种迷人的质感和弧度。琼花被徐沈平的目光弄得不自在起来。琼花偶尔回头看了徐沈平一眼,看到徐沈平的眼神里,有一团**的火焰在燃烧,她感到了紧张和害怕,于是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她想快点做完清洁工作,尽快地离开这里。由于心情紧张,她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小的汗珠。徐沈平不失时机地给琼花递上了一条毛巾。就在琼花擦汗的当口儿,徐沈平从琼花身后一把抱住了她。琼花被徐沈平的突然袭击吓慌了:“徐主任,快松手!千万别这样!”

    琼花想从徐沈平的怀里挣脱出来,可是徐沈平死死地抱住了她,两只手犹如铁箍一般箍住了她的身体。她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从徐沈平的怀里挣脱出来。徐沈平抱住琼花连拖带拽地把她弄进了卧室,又推倒在床上。琼花向徐沈平哀求:“徐主任,咱不是上床保姆啊!咱今后还得嫁人,你不能害了咱啊!”

    英国政治哲学家霍布斯说:“不受规范的激情,大部分是疯狂。”徐沈平此时已经陷入了兽性的疯狂,琼花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见。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今天一定要占有琼花。琼花挣扎得精疲力竭了,只有不争气的眼泪在一颗一颗地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浸湿了一大片的床单。徐沈平见琼花不再挣扎就松开了手:“琼花,自从你一踏进我家的门,我就喜欢上了你。我刚才是情不自禁了,没法控制住自己,请你不要怪我。如果要怪的话,只能怪你长得太漂亮,只能怪你不该出来打工。如果你能顺从我的话,你爹要换肾,手术费由我负责。我不想强迫你,强扭的瓜不甜。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我们能不能达成这个协议?”

    琼花一下子没有了主意。她开始在心里盘算着,今天顺从了徐沈平,爹换肾的钱就有了着落,咱不必再偷第二次了。金花前天说把咱俩卖了也卖不出几十万,她是低估了咱们自己。但是咱今天破了身,如果让爹知道了,他会不会活活气死?今天不顺从徐沈平,自己今后的饭碗能保住吗?徐沈平见琼花不做声,以为琼花默认了。他对琼花不能采用对付颜丽的方法。他对颜丽是一支“老套筒”枪,打过不知多少发子弹了。而徐沈平面前的琼花是个活生生的尤物啊!他占有琼花的过程应该充满情调和诗意,不能急风暴雨,直奔主题。

    他开始轻吻琼花,他从琼花的前额吻起,然后贪婪绵密地吻下去。徐沈平的吻让琼花有一种犹如浑身着火的感觉,这是她第一次和异性的亲密接触,她心慌意乱战栗不已。徐沈平把十指深深插入琼花的浓发,贪婪地拥紧她逼近她。琼花侧过头,逃避着徐沈平的目光。琼花想起身,却被徐沈平一把抓住。徐沈平牢牢地握住了琼花的手,越抓越紧。琼花不敢抬头,也没有办法拒绝。徐沈平的一只手忽然放在琼花的膝盖上,顺着大腿内侧向上摸。琼花觉得浑身发热,下身像瘫痪了一样,僵硬着一 ( 组织部长家的小保姆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3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