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节 第49章 挣够钱给爹换肾 (2)

文 / 范家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www.GuangChangXiaoShuo.org 专业官场小说网    徐家非常讲究饮食的营养结构,煲汤每周都有固定的食谱,其中有一天是甲鱼汤或者是乌龟汤。琼花在厨房里洗菜时,看见了放在水池里准备明天煲汤的大乌龟。琼花从大乌龟想起了“金龟婿”,琼花知道什么叫做“金龟婿”,这要归功于一部电视剧。有一天琼花在电视剧里听到一句台词,女主人公说她钓到了一个“金龟婿”。当时琼花不知道何为“金龟婿”,她后来在美庐搞卫生时,私底下问过徐沈平,徐沈平讥笑她连这个也不懂,“金龟婿”就是非常有钱的大款女婿。琼花想到“金龟婿”后,思路一下子豁然开朗:咱只要说找到了一个非常非常有钱的男朋友,这钱是他给的,事情不就结了?此时她自己也非常吃惊,这么困难的一个问题,怎么一下子就迎刃而解了呢?她心里一阵高兴,唱起了“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不过二十岁的琼花,已经不是天真无邪的穷花。她在床底下“拿”了九万块钱,又在床上“挣”了三十万块钱之后,她现在还有资格再唱这首歌吗?

    琼花刚唱了开头的两句,突然感觉心头一阵恶心,胃里直泛酸水。她马上趴在污物筒上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可是吐了许久,并没有吐出多少秽物。她又赶紧倒上一杯白开水喝了几口,谢天谢地她的感觉好多了。等这一阵恶心过去后,琼花继续做她的晚餐。

    当天晚上徐沈平没有回家吃晚饭。他和颜丽在古都饭店吃了一顿自助餐,每位七十八元。颜丽很喜欢古都饭店自助餐里的几样海鲜,每次来吃自助餐的时候,唯海鲜为亲,除了这几样海鲜,其余的一概挡在嘴外,不吃到山穷水尽决不罢休。今天徐沈平去古都饭店找颜丽,是要从颜丽那里再拿十万块钱给琼花,这样他对琼花的承诺就功德圆满,对琼花有始有终有了交代。

    徐沈平一次次拿钱,都推说是采购新作,但是颜丽只见徐沈平拿钱出去,总不见徐沈平拿新作进门。颜丽对老板要拿钱,自然不能反对和过问。有一次她在电话里和王悍东说过此事。王悍东在电话那头警告她:“你不要有太平庵不住,反倒想住芭蕉寺?徐沈平的事与你无关。你如何尽情享乐都可以,但是要守好你的门,管好你的嘴,否则你的好日子就快要到头了!”

    颜丽在大富豪夜总会好几年了,什么样的惊心动魄场面她都阅历过,她对王悍东的警告不能充耳不闻,更不敢掉以轻心。从此,她除了和徐沈平在床笫之间认真交流之外,其余的事她一概装聋作哑。

    徐沈平和颜丽用完自助餐后,颜丽岂肯马上放他回去?徐沈平何尝又肯人入宝山空手而归?俩人回到房间里在床上大战了几个回合,未分胜负,最终握手言和。

    徐沈平回到家里已经是子夜。他用钥匙开了大门上的小门,进了小门以后再将大门的落地插销拔开,打开大门后将汽车驶进了院子。他停好车,关上大小两个门后,故意加重了脚步上了楼。徐沈平采取这一招,是因为琼花把沈彩虹盘问她的经过告诉了自己:“沈彩虹问了我们那天在院子里做了些什么,咱和她说是在洗车……”

    徐沈平心里有数了,他妈妈不准他和琼花之间发生任何的行为不端。今天寅夜他要去琼花的房间送这十万块钱,他故意声东击西,在上楼时搞出点动静,然后再悄然无声地下楼去。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脱下外衣和皮鞋,光着脚蹑手蹑脚地下到一楼琼花的保姆间门口,他轻轻地敲着房门。琼花在睡梦中被低低的敲门声惊醒了,她低声问:“谁呀?”

    徐沈平在门外低声应道:“是我,徐沈平。”

    琼花感到很意外,徐沈平半夜三更到此有什么事?她睡眼惺忪地给徐沈平开了门。徐沈平一下子闪进了门里,随手把门轻轻关上,信手把琼花搂在怀里,另一只手扬起拎着的钱:“琼花,我刚刚把十万块钱带回来了。白天给你不方便,所以只能现在偷偷地给你送过来。”

    琼花从徐沈平的怀里挣脱出来,接过钱放到床上:“谢谢徐总。今天我不大舒服,其余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好吗?如果让沈阿姨知道你半夜里还在我的房间里,我在这里立马就待不下去了。”

    琼花的担心也是徐沈平所害怕的。由于他半小时前刚刚被颜丽折腾得够呛,所以现在他的身体也没有燃烧起来的**,他悄悄地退出了琼花的房间。

    第二天琼花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昨天徐沈平送来的十万块钱藏好。她学沈彩虹的办法,也在床底下放了一个小纸箱。她把小纸箱从床底下拖出来打开,先前徐沈平分两次给她的三十万,静静地躺在纸箱里,加上今天放进去的十万块,小纸箱已经快要装满了,这仿佛在暗示琼花:她爹换肾的钱已经够了。琼花看着面前这一箱子的钱,心里百感交集:爹是有救了!可是她堕落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泪花,在眼睛里慢慢地绽开。她不知道这是喜悦的泪水,还是悲伤的泪花。

    琼花听到楼上有了动静,知道是徐文俊夫妇起床了。她赶紧把小纸箱藏到床底下,开门出来去了厨房,她要为徐家老少准备早餐。在他们用早餐的时候,琼花和沈彩虹说:“明天是星期六,我打算休息一天,去看望咱爹。我今天会把明天吃的蔬菜先摘好、洗好,存放在冰箱里。”

    因为每月有一天事先约定的休息日,沈彩虹爽快地答应了。琼花等徐家的人都上班去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把床底下的小纸箱拿了出来。因为钱已经凑足了数,她想把这笔钱从徐家转移出去。她这样做,一来因为做贼心虚,怕被沈彩虹在偶然间发现了这笔巨款,到时候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二来钱放到了别处,在真需要用钱的时候,拿取起来也方便,不必像做贼似的,在徐家人的眼皮底下偷偷地取钱。琼花“做贼心虚”又不愿意“像做贼似的”,这就是琼花尚存的一点点天真和可爱之处。

    琼花怕明天转移巨款不易避开沈彩虹的眼睛,她想今天先行一步。等徐家的人都走了,琼花找了几张旧报纸把小纸箱包好,又用塑料绳将箱子捆绑得严严实实,用余下的绳子做了一个提手。做完这一切后,琼花拎着小纸箱出门了。琼花上了门口的11路公交车,直奔东方度假村小区而去。琼花这回没有事先和大春电话联系,一是此行的目的在电话里说不清;二是桂香整天在小区里做保洁,能够很容易地找到她,所以事先不打电话也无大碍。

    正如琼花估计的那样,她下了公交车后,在小区里很快找到了正在忙碌的桂香。桂香见到琼花很是高兴,放下手头的清扫工作,带琼花去了地下室她的小房间。进了小房间后,琼花把小纸箱放在房间的角落里,她对桂香说:“今天咱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把这个小箱子寄放在你们这里。等会儿咱还得回去做午餐,不能耽误了东家的晌午饭。”

    琼花把小纸箱寄放在桂香这里很放心。农村人虽然好奇心很强,但是行为很守旧,不会随便动看别人寄存的东西。

    桂香见琼花只为这点小事而来,就不再挽留琼花:“你要赶回去忙午饭,我也不敢多留你。你哪天有空就过来,我们一家人也应该经常在一起聚聚、聊聊天。”

    “明天咱休息,中午咱过来请你和大春哥一起吃饭。”

    桂香答应等大春下班回来后,一定把琼花的口信儿带到。琼花和桂香告别,匆匆忙忙地走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城里各大小医院都正常门诊。琼花早上匆匆忙忙地从徐家出来,早餐也没在他们家吃,在路边的早餐摊上胡乱吃了一点东西,就去离这里最近的市人民医院。琼花自打那天出现呕吐以后,本以为偶尔的一次不舒服,过去也就过去了,可是接连几天的反复发作,琼花觉得该上医院找大夫瞧瞧,免得小病不瞧、大病吃苦。

    琼花在医院的导医台先作了咨询:呕吐应该看消化科。琼花按医院的导医指点,挂了消化科的普通门诊。现在社会的竞争压力很大,所以得消化系统疾病的人很多。琼花在消化科的护士站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轮到她瞧病。给琼花瞧病的是一个不太年轻的女医生。琼花先自述了症状以后,女医生让琼花躺在检查床上,用手掌仔细地触摸她的腹部,缓缓地一寸一寸向前移动。医生做完了触诊检查,就让琼花回到门诊桌前坐下。医生问琼花:“最近月经正常吗?”

    经医生一问,琼花才想起来,本该这两天来的“大姨妈”竟然没有来。琼花的月经不大规则,早来几天和晚来几天也是常有的事,所以琼花 ( 组织部长家的小保姆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3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