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节 第55章 徐家的三人会议 (3)

文 / 范家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www.GuangChangXiaoShuo.org 专业官场小说网    王悍东今天为了自己的私利,毫不留情地出卖了琼花。他说完停顿了一会儿,借此观察徐沈平此时的反应,只见徐沈平此时是一脸的怒气。他又装模作样地对徐沈平进行劝解:“琼花是没有文化的乡下姑娘,不知山高水低,不懂政治纪律,所以才说了一些不该随便乱说的话;但是她只是一个农村来的打工妹,不谙世事,因此也属情有可原,不必和她一般见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点小事也不必耿耿于怀。好在她只和我一个人说起过,我当时就关照她,不准她再和其他人提起此事,所以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只要我不说,就无伤大雅。而且她是我给你们家推荐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琼花的过错,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我们对农村来的打工妹不应该求全责备,应该多一些宽容和包容。法国大作家雨果的一段话很有见地:‘宽容就像清凉的甘露,浇灌了干涸的心灵;宽容就像温暖的壁炉,温暖了冰冷麻木的心;宽容就像不熄的火把,点燃了冰山下将要熄灭的火种;宽容就像一只魔笛,把沉睡在黑暗中的人叫醒。’你觉得雨果的这段话讲得深刻不深刻?”

    王悍东引用雨果长长的一段话,带有一丝嘲弄的口吻。这不但没能浇灭徐沈平心中的怒火,反而在徐沈平心里激起了对琼花极强的恨意,恨不得一刀宰了她:“宽容是一种美德,但是要看看什么事情应该宽容,什么事情可以宽容,什么事情不能宽容。”

    “琼花属于哪一种情况呢?”

    徐沈平冷冰冰地说:“现在不知道。”

    “你现在的想法有点过激,这很不可取。你先冷静一下,等你冷静下来以后,自己再去慢慢想想该怎么做吧!”王悍东说完,就招呼服务员签字结账。他和徐沈平在小包间的门口分了手。

    徐沈平今天在王悍东这里打了个大败仗,整个晚上都是被王悍东牵着鼻子走。他越想越气,从小包间里出来,急匆匆地上楼找颜丽去了。他要把今晚积存的满腔怒火,全部在颜丽这个荡妇的身体上发泄出来。

    钱和性是人生中最有魔力的两个东西。迷恋权力的人,在进行钱权交换后,权力绕了一个圈子,照样回到“钱”字上来。贪官只要有了钱,不知不觉地又和“性”产生了瓜葛。纵欲是释放情绪的一个有效途径。

    徐沈平从颜丽那里出来,此时的心情已经大为好转,自己驾车回家。当他的目光触及汽车仪表盘上的小包时,一想到里面有一百一十八万块钱,情绪就更好了。一百一十八,幺幺八,要要发!是一个好彩头!当然“要要发”可能有几种释义,一种是钱“要”了再“要”,贪得无厌毫无疑问会“发”;另一种是刚入仕途的小官,两手空空,于是大声疾呼:“要”(钱),(我)“要发”。徐沈平则属于前者。

    徐沈平回到家,父母亲俩人都睡了,他不宜惊动他们,有事情等明天中午在饭桌上再说吧。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草草地洗了一下就睡了。今天晚上颜丽在床上的几个新鲜动作,搞得他精疲力竭,他需要几天的禁欲修身养性,体力才能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第二天中午徐沈平回家吃午饭。二次复出的“旧”保姆,已经把饭菜在餐桌上摆放整齐。沈彩虹将琼花扫地出门以后,把上次回乡结婚的保姆又招了回来,因此他们家的饮食起居,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过了不久,徐文俊和沈彩虹也先后到家了。仨人围坐在餐桌边。徐沈平因为有了琼花的前车之鉴,没吃饭先去把餐厅的门关上。这使沈彩虹迷惑不解:“我们在家里吃饭从来不关门的,你今天关它干什么?”

    徐沈平没有作解释,回到桌边坐下:“妈,等会儿我向你解释什么叫隔墙有耳。现在先说两件事情……”

    徐沈平就把昨天晚上王悍东说的所有的话,一一作了详细的复述。徐部长和沈局长在一旁洗耳恭听,从头到尾竟然没有插一句嘴。徐沈平最后说:“这钱是拿还是不拿,就看事情能办还是不能办。王悍东是一个老狐狸,如果事情不能办成,趁早把钱退给他是上策。”

    徐沈平刚把事情说完,沈彩虹第一个忍不住:“到手的钱还退给他?你和钱有仇啊?你怕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们以前已经拿过那么多钱了,杀一个人是死罪,杀十个人还是一个死罪,一个人还能死两次?这笔已经到手的钱,怎么说也不能撒手,还商量什么,还能还给王悍东?”

    徐文俊说:“王悍东的问题不是简单的钱的问题,也不是能不能办的问题,而是必须要为他办。你们想想,沈平有今天的位置,王悍东和章建国一样,都是功不可没的;沈平买美庐的房子,王悍东也是有贡献的。从这几个方面看,都是我们欠他的人情,现在人家要我们还他这个人情债,我们现在还他的情也在情理之中。如果从另一方面看,也就是从王悍东的流氓本性来看,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他会翻脸不认人。他知道的事情太多,章建国给我们的钱,就是从他手上接过来的,他肯放过我们?”

    可是沈彩虹不同意徐文俊的判断:“我们欠王悍东的情不假。他的所谓的情,都是为了拍我们的马屁,自己送上门来的,逼得我们不领情也得领情。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因此我们还他这个情,还是不还他这个情,都无所谓。王悍东如果胆敢以此来对付我们,他就不怕自己一起完蛋?”

    徐文俊开导沈彩虹:“你讲这种话是和王悍东在赌博。王悍东是一个政治赌徒,你是吗?王悍东敢壮士断臂,甚至同归于尽,你敢吗?我们对付政治流氓,不能用常人的逻辑思维去判断他的言行。不就是让他当个副局长吗?何必弄得大家鱼死网破、两败俱伤呢?何况王悍东这次也不是让我们白干,卖他一个顺水人情也未尝不可。”他又对徐沈平说:“你回去告诉章建国,让市交通局早点把王悍东的请调报告报到地委组织部来。”

    沈彩虹见夫君已经作出了决定,对王悍东的问题就不再提出异议了:“王悍东的事就这么办吧!文俊,韩跃进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韩跃进上回请我吃饭的时候,已经把话递了过来。我们不是曾经商量过的吗?后来忙于沈平房子的事情,还有几个下面干部的事情,把韩跃进的事情拖了下来。现在人家的钱都送来了,如果不给他办,我们还准备退钱?”

    沈彩虹满嘴的铜臭味,连徐文俊也觉得重了点:“你是一名局级干部,看问题要多从政治上着眼,不能一天到晚总是在钱字上打转转。韩跃进的事情一定要办,就算他没给我们送钱也要办。从表面上看,是我们帮助了韩跃进,客观上是在帮韩跃进的同时,也帮了我们自己。现在的反贪风声日紧一日,我们的所作所为,犹如在刀口上舔血,到处危机四伏。我们帮了韩跃进,就在市检察院有了眼线;中纪委、市纪委的一举一动,我们就会了如指掌。《孙子兵法》上不是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

    徐文俊的高瞻远瞩,得到了沈彩虹和徐沈平的一致拥护。王悍东和韩跃进的问题讨论通过后,徐沈平就将琼花的事情摆上了桌面。一提到琼花,沈彩虹的火气就上来了:“这个小****人小鬼大,居然敢和我们作对!拿了我们这么多的钱,居然忘恩负义,还想出卖我们。这回决不能轻饶了这个丫头片子!”

    徐沈平也是怒火中烧:“琼花是十分可恶。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也恨不得宰了这个小婊子!”

    此时只有徐文俊仍然保持了冷静:“你们两个不要光说气话。说气话能解决问题吗?你们还真打算去找一个杀手把琼花杀了?杀人是要偿命的。为杀一个小保姆而自己去偿命不值得。现在重要的问题是亡羊补牢。沈平,你弄清楚在琼花的背后有什么人指使吗?”

    “我从琼花那里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但是从王悍东的谈话里判断,多半是王悍东在中间作祟。”

    “如果琼花背后只有王悍东,就不足为惧。我如果要揪王悍东的小辫子,他的辫子还少吗?姑且不说他的经济问题,光是他在外面嫖娼、包养情妇,就足够开除他的党籍和公职了。分析一下王悍东现在的心态,他是既要保住现有的既得利益,还要争取更大的长远利益。只有当这两条都快要失去的时候,他才会狗急跳墙,在此之前,他是决不敢乱说乱动的。他把琼花抬出来,无非是要再给我们施加一些压力,增加他自己的保险系数。王悍东我们不用去理他!他现在还是有求于我们的,我们可以居高临下地控制住他,王悍东目前还不构成一个问题。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要把琼花的善后问题处理好。沈平你让王悍东先去把她安排一下,务必要求王悍东把她的嘴封住。让王悍东说服琼花要知 ( 组织部长家的小保姆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3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