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节 第61小章 小保姆最后的敲诈 (1)

文 / 范家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www.GuangChangXiaoShuo.org 专业官场小说网    琼花和老爹吴解放回到靠山村已经一个多月了。[www.guan m.com]琼花的名字在靠山村又还原为穷花。她和爹的生活过得平淡而开心。吴解放又回到了从前那样的生活。在城里每天抽的卷烟没有了,他把丢弃的旱烟袋又找了回来。他去城里前把家里的鸡都卖了,现在过了养小鸡的时候,他要想再养鸡,必须要等到明年春天才有小鸡可买。每当他从羊圈边上的鸡窝前走过,望着空荡荡的鸡窝,心里总不是滋味。这里曾经是他的“鸡屁股银行”啊!现在“银行”倒闭了,他这位“银行”董事长心里会好受吗?

    吴解放现在每天的生活由穷花照料。穷花按照医嘱调配他的饮食起居。为了保证吴解放每天的蛋白质摄入量,破旧的小窑洞里经常飘出诱人的肉香。在靠山村里,这只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能有的香味。邻居家养的几条草狗,都被这香气吸引过来,在穷花家的门前门后打转。

    吴解放家的生活变化,令靠山村的许多乡亲羡慕不已。他们在心里有种暗暗自责:咱家怎么没能生出一个像穷花这样有出息的闺女呢?在靠山村的婆姨眼里,穷花成了村上婆姨的偶像。穷花的穿着打扮,只有在最近播出的新电视剧里才能见到。靠山村的婆姨和穷花相比,她们在时尚上的落伍不用说,就是县城里的闺女们的穿着打扮,也和穷花有两三年的时尚落差。但是在婆姨们羡慕的背后,又隐藏着女人的好奇和猜忌:穷花在外面究竟倒腾个啥?咋的一下子就发了?她会不会是在大城市里干着“女人不做工,裤带松一松”的事呢?

    婆姨们为了解开心中的疑团,就向和穷花家最亲近的吴天明的婆姨打听。吴天明的婆姨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来。她说:“咱只知道穷花在大城市的中央首长家里干活,其余的咱也闹不清。”

    婆姨们听说穷花是在中央首长家干活,就不敢再追问下去了,因为接下来要问的问题,是县里的县太爷也不敢问的问题。可是她们没有仔细想想,在首都以外的城市里,怎么会有中央的首长呢?

    但是穷花在快乐的表象下面也潜伏着许多的忧愁。自从在医院里买了吴解放服用的免疫抑制剂以后,她口袋里剩余的钱已经只有四位数了,紧接着又是开支回乡的车票、礼品钱,还有这个把月来在靠山村的生活支出。这里面既包括爹的营养费用,又有金花、银花、桃花、梅花几个姐姐来看望爹的招待费用。坐吃山空,立吃地陷。现在光出不进的日子不能持久。她再清点爹的救命药,药只剩下半个多月的用量。她又该去买药了,可是眼下买药的钱又在哪里呢?穷花“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日子,已经从此一去不复返了,过去由爹挑着的生活重担,已经重重地压到了她的肩膀上。为了爹的生存,也为了自己的生活,她决定要回去再走一遭了。

    傍晚吃过晚饭后,穷花对吴解放说:“爹,咱回来不少日子了。你吃的药已经快要吃完了,咱明天要去市人民医院去给你买药。咱走了以后,你自个儿多加小心,想吃的就买,不要心疼钱。夜里早点歇着,不要出去打牌。从明天起你每天吃药,只能吃现在的一半量,这是医生说的。”

    穷花怕她回去后不能很快搞到买药的钱,就谎借医生的话,要爹把毎天的用药量减到一半。这样可以多维持一些日子,坚持到她回来。她又把小包里的钱全部拿出来,从里面抽出了三百块钱作为路费,其余的全部给了吴解放:“爹,这些钱你留着花。”

    吴解放见穷花把钱全部留给他,就问穷花:“你咋不多留点?你到那边买药这点钱够花?”

    “咱在那边的银行卡还有钱,这点钱够了。咱明天走的时候,会路过金花的家,咱知会她每星期至少回来看一回爹。你有啥不好的,就请大春他爹帮忙,咱昨天已经托付过天明大伯了,他也应承了。你只要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不必为咱操心。你在那里的时候不是看到了,咱在那里挺好的。”

    吴解放当然相信自己闺女的话。他把钱收了起来,但心里仍然希望穷花在自己身边多待些日子:“明天你就打算走?不再迟几天?”

    “我早去早回嘛!”

    吴解放知道穷花的脾气,不再挽留了:“既然你明天要走,今天就早点歇了吧!”

    第二天穷花走了。吴解放顿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他在家天天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等待穷花归来。

    穷花带着一路风尘回到了令她伤心的城市。穷花先到银行里的自动柜员机上取钱。因为当时确实用不着工资卡上的钱,所以工资卡上这三个月的工资她没动。她把工资卡上的钱全部取了出来,又把王悍东给她的那张奖金卡插入自动柜员机里,查询一下卡上的资金余额,卡上只有五百块钱。这证明王悍东自从穷花离开徐家以后,给她的奖金也停发了。穷花在心里直骂王悍东真是一个小人,这点小钱也和她斤斤计较,可是人家做的没有错,穷花也就算了。她把第二张卡上的钱也全部取出来。现在她手上只有两千九百块钱,这是她的全部财富。她如果要在都市重新开始,就只能从这两千九百块钱起步。

    穷花把钱装进钱包里。然后用她买给金花的小灵通,给大春打了电话,告诉大春她又回来了,晚上去他那里和他见面。她先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最便宜的小旅店住了下来。

    晚上穷花在外面小摊子上吃了一盒五块钱的盒饭,然后在七点钟到了大春的地下室房间。一个多月没见,大春看穷花反而觉得她胖了一些。大春首先问了靠山村里的情况,得知自己父母亲身体安康也放下了心。他又问了吴解放和金花的情况,穷花一一说了,接下来自然要谈到穷花这次回来的目的。穷花说,她爹的药大约还可以维持半个多月,如果现有的药吃完后不能继续服药,刚换的肾有可能出现排斥反应,极有可能要坏死。所以她这次回来为爹买药是刻不容缓的急事,但是比买药更急的事是弄到买药的钱。按她爹最低的维持用药量计算,也就是现在用药量的一半,每个月的药费大约需要四千块钱左右。如果只是一两个月的事情,她就是东拼西凑也许能够应付,可是这几种药是终生要吃的。她爹活一年就要五万块,十年要五十万,如果再活二十年呢?不是要一百万吗?假如咱能卖身救爹,咱也愿意,可是有谁愿意出一百万来买咱呀?说着说着穷花失声痛哭起来。

    桂香听穷花说到伤心处,也陪她一起掉泪。她见穷花伤心欲绝,就拿了毛巾打了水,让穷花先洗个脸。大春此时也是一筹莫展。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咱们命里是个穷命也就罢了,咱叔咋又摊上这个怪病呢?老人们不是都说穷人命贱穷人命硬吗?咱叔的命为啥不硬呢?”

    桂香等穷花洗过脸后,就着现成的水也把脸擦了一把:“你讲这些废话管什么用?发几句牢骚病就好啦?现实的问题是钱!大家想想办法能凑多少钱出来,算算买药能撑几个月,这才是正经事!”

    大春让桂香抢白了几句,但是他觉得桂香说得在理,也就没再多说话。仨人一起不做声了。大春终于忍不住,首先打破了沉默:“穷花,你这次带了多少钱来的?”

    “咱这次出来没带钱,咱出来前把钱全部留给了爹。到了城里以后,咱把银行卡上的钱全取了,总共有二千九百块,再多要一分钱也没有了。”

    大春又问桂香:“你想想看,咱们能凑多少钱出来?”

    桂香抬起头看着天花板想了几秒钟:“最多只有两千块机动的钱。这原本是留着今年春节我回一趟贵州的钱。现在救人要紧,拿出来先救个急吧!”

    大春在心里算了一下:“咱们把两边的钱加在一起,至少可以买上一个月用的药。先把这一个月对付过去,咱们下面接下来再想办法。”

    桂香说:“接下来还有什么办法好想?你真还有什么好办法,为什么现在不说出来?还要留到以后再说?”

    “你今天怎么尽在抬杠?咱的意思是走一步算一步,到什么山打什么柴。现在你有更好的办法?”

    “不是我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我是要你想想,如果一个月以后你想不出办法来怎么办?现在不想想,到一个月后再想就太迟了!”

    穷花见大春两口子为她爹的事争执起来,心里更加难受:“大春哥,你俩都别说了,桂香说的话有些道理。如果 ( 组织部长家的小保姆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3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