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803章 梅花诗带来的风雨

文 / 青史尽成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太子大婚是一项很复杂的事情,原本是想着赵祯的万寿盛典,还有太子大婚连在一起,也算是双喜临门。

    可问题是包拯突然去世,打乱了节奏,耽搁了一段时间,这样一来,距离过年,只剩下不到两个月,无论怎么着急,也赶不开时间。

    另外也有人说万寿盛典户部拿出了200万贯,太子大婚,由于没有外面的补贴进献,全都靠户部,朝廷至少要出400万贯,今年的预算已经超支,只能推到明年,也就是嘉佑八年。

    王宁安最初也没怎么在意,毕竟从年尾改到年头,几个月的功夫,还不至于出什么问题。可是当有人抛出大凶之年的说法,王宁安猛然一惊!

    这到底是单纯的事情,还是有人阻止赵曙大婚,另有所图?

    王宁安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

    “你那边情况如何?”

    “很好!”萧观音笑呵呵道:“我找了王青,和她谈了,小妮子答应了,不过她要求赵曙答应,在成婚的5年之内,不准选秀纳妃。”

    苏八娘呵呵一笑,“我说萧妹妹,这怕是你的主意吧?”

    “是我的。”萧观音很坦白道:“5年的功夫,足够王青诞下龙种,有了麟儿,立为太子,她就是当之无愧的后宫之主。能得到皇帝五年专宠,也算是不错了。”

    苏八娘摇头,“我倒是觉得青儿是个心高气傲的丫头,准是你说了什么,逼着她答应的,你还不从实招来!”

    萧观音才不在乎呢!

    “你让我说我就说啊,有本事你去问王青啊!”

    “哼,我一定要问问她!”

    这时候杨曦看不下去了,“你俩别吵了,快说正事吧,这个大凶之年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我还准备给狗牙儿找个媳妇呢!那小子太野了,要有个人拴住他的心!”

    苏八娘抚掌,笑道:“这个主意好,大少爷的确该成亲了,就算不结婚,也可以先把婚事订下来……至于大凶之年,我听说了,这个是针对皇室的,跟普通人没关系。”

    “皇室?”王宁安疑惑道。

    “嗯,我听说是易学大师邵庸推算的,他还写了一首诗。”

    “什么诗?”

    “叫什么梅花诗,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苏八娘轻声念着。

    杨曦眉头微蹙,疑惑道:“我怎么听着不像是好话啊!你们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萧观音立刻道:“天门自然是指皇宫大内,天门开合,无非是那几件事情,新君登基,皇帝驾崩,后来一句,几人归去几人来,正是这个意思!大姐说不是好话,是对的,我看岂止不是好话,简直是大逆不道!后面的两句就更明白了,分明说大宋江山要割裂,而黄金就是罪魁祸首!”

    “黄金?”杨曦更糊涂了,“这黄金怎么可能坏了大宋江山?这,这没道理啊?”

    苏八娘呵呵一笑,“姐姐,这你就不懂了,这类的谶语往往不能直接解释,黄金或许是人的名字,也或许是……不对!”苏八娘的脸瞬间变得惨白,“王爷,您说这黄金,是不是指西域的黄金?”

    她这么一说,这四句诗,立刻让人浮想联翩,这里面的学问够大的!

    前面两句似乎在说皇家有危险,而后面两句,则说黄金会害了大宋江山,而且王宁安受封西凉王,西方属金,而王宁安又掌握大军,黄金是祸胎,既可以指西域的黄金,又可以指王宁安……

    “二姐,这四句诗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到了这时候,几个女人终于不再斗嘴了,大家觉得事情貌似大条了。

    苏八娘老老实实告诉大家,是听兄弟苏轼说的,苏轼则是在街上茶楼听来的,有人讲天门开合,是说皇家有人进,有人出……也就是说,如果太子娶亲,皇帝就会驾崩,所谓黄金,指的是金碧辉煌的婚庆典礼。

    这话也说得通,苏八娘没有多想,只当是笑话讲了出来。可这类的谶语历来都是如此,怎么解释怎么通!如果愣说是王宁安要祸害大宋江山,也靠得上边!

    “老爷,我这就去找子瞻。”苏八娘起身,要去叫兄弟,哪知道王宁安一摆手,沉声道:“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把邵庸叫来就是了。”

    提到了邵庸,最尴尬的人就是萧观音了,她上一次就借着邵庸的名号,散布什么明夷卦,结果弄得股市动荡,她狠狠捞了一笔。

    这些钱倒是没浪费,其中六成用在了投资西域上面,三成拿来对付辽国,还有一成,花在了万寿盛典上。

    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用邵庸的名号,散布流言,如今又来了邵庸的诗作,这就叫作茧自缚吧!

    萧观音浑身不得劲儿,坐立不安。

    好在苏八娘没有继续嘲笑她,而是并肩而坐,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胖大的佛印出现在了府邸,在佛印的后面,跟着一个光头和尚,脑袋上还有六个刚烧好不久的戒疤。

    “你,你是邵仙长吧?”

    邵庸都哭了,“我的王爷啊,你可救救我吧!我真是什么都没说啊!”

    也不用王宁安问什么,邵庸直接都讲了……原来他和佛印一起主持各种赛事,一切顺利,等到万寿盛典结束,有人邀请邵庸赴宴,结果酒喝多了,有人就请邵庸占卜,邵庸迷迷糊糊,就胡乱写了几首诗。

    他自己都不清楚写了什么玩意,可就在不久之前,有人传出了风声,说是上一次明夷卦事件,是有人冒用邵庸的名号,败坏了大师的名头,邵庸一怒之下,写下了十首梅花诗,预言千年历史,兴衰交替,为自己正名!

    荡荡天门万古开就是十首诗的第一首,后面还有九首。

    如今西京的报业繁荣,印刷业昌盛,竟然有人把十首诗都刊登出来,还写了批语,弄得满世界都是。

    当邵庸看到那些批语的时候,直接痛叫了一声,“僧兄救我啊!”

    佛印看到邵庸那么害怕,也是好笑,也是同情。

    历来神棍都是不好当的,稍有不慎,就会惹来杀身之祸,像他祖师陈抟那样,寿活一百多岁,实在是异数。

    老人家福寿双全,只是可惜,他差点把徒子徒孙给害惨了!

    佛印也看了这十首诗,根据批注,似乎是说江山都更替好几次了,大宋亡了,后面的几个朝廷都完蛋了……这种东西要是惊动了官府,非办邵庸一个妖言惑众的罪不可,脑袋肯定保不住了。

    也别管是谁散布的消息了,都是你老道平时装神弄鬼,作孽太多,又不小心谨慎。明明都有人拿你的名头做文章了,你丫的还敢写诗,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佛印不停数落邵庸,这一次邵庸一个字都没回,随便来吧,我算是认命了!

    佛印骂够了,出了气,也不敢怠慢,他想了一个主意,把邵庸的头发剃了,胡子也给剪短了,还真别说,换个发型之后,邵庸变化还真大,当烫好了戒疤,又穿上了僧衣,完全换了一个人。

    道兄啊,你就先委屈着吧!

    老衲出去帮你打听消息,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佛印出动,王宁安就派人来了,把他们两个都叫到了王府!

    “王爷,请你无论如何,都要相信老道,给老道一万个胆子,老道也不敢随便胡言乱语。王爷,您可要救命啊!”

    王宁安倒是不这么看,因为那所谓的十首梅花诗,他见过,上辈子就见过!也说是你邵庸写的!

    还被称赞,说预言准确呢!

    只是没想到,这一辈子,他都折腾了这么多,历史已经偏离了,十首梅花诗还是冒了出来,而且还是一模一样!

    王宁安在这一刻都怀疑了,莫非自己的努力真的一点价值也没有,历史还是会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在下一刻,王宁安就否定了怀疑。

    不说别的,就冲邵神棍的怂样,他的预言可信才怪呢!

    如果说之前王宁安还在怀疑,此刻他却坚定了判断,这是有人在兴风作浪!

    “邵仙长,你就先留在我的府中,你好好想想,究竟那一天说了什么,写了什么,又有谁在场,做文章的人可能是谁?”

    邵庸连连点头,“请王爷放心,贫道这就去想。”

    把邵庸打发走了,佛印也告退了。

    “朝廷那边,有司天台进言,民间有十首梅花诗!”

    王宁安轻轻一笑,“明枪暗箭,这是又要来了!”

    萧观音满脸羞愧,“王爷,这事都怪我,要不是上一次……”

    “不!”

    王宁安摆手,“这世上可不只是你一个聪明人,要真是以为人家学你才想出了这么妙的办法,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记住了,在这种时候,一定要料敌从宽!”

    萧观音抿着嘴唇,用力点头,表示记住了。

    不得不说,真正到了关键时刻,还是男人稳得住!她是心悦诚服。

    一旁的苏八娘突然呵呵一笑,“王爷,我怎么见你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劲儿啊!莫非王爷知道是谁下的手?”

    王宁安没有否认,“你们啊,这些日子给我老老实实的,别再闹别扭添乱,风雨要来了!”

    或许为了验证王宁安的话一般,突然有人跑来,宫里的太监来传旨,说是圣人要即刻请王爷进宫面圣。 ( 大宋将门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11/113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