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章 不讲信用的吕布

文 / 酸奶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然破虏军利用地道攻入了加其姆城,不过安息国军队在城内的抵抗非常激烈,安息国统帅欧拜德侯爵告诉城内所有的安息国军官和士兵,就算是投降,也一样会被破虏军杀掉,城外那些投降被砍掉脑袋的安息国骑兵就是例子,这使得不管是安息国的军官,还是安息国的士兵,都打消了投降的念头。

    安息国的军队当然也不愿意待在加其姆城等死,于是安息国的统帅欧拜德侯爵,在大晋428年六月三十日,组织了数万兵力,试图从加其姆城的西门突围,不过从西城门突围而出的安息国军队,却遭遇了破虏军精锐骑兵部队的拦截。

    突围的安息国军队,最终在破虏军精锐骑兵的攻击下损失了两万余人之后,不得不又从加其姆城的西城门退入了城内。

    大晋428年七月一日傍晚,在加其姆城的西城区一处民宅内,安息国统帅欧拜德侯爵声音沙哑的对安息国第六军团军团长优素福说道:“刚刚传来消息,第二十三军团的军团长古德斯在南城区也阵亡了,原本加其姆城内的四位军团长,就只剩下你自己了,唉——”

    位于加其姆城中心位置的城主府,已经被破虏军占领,安息国统帅欧拜德侯爵只能把自己的指挥部,搬到了西城区的一处民宅。

    安息国第二十四军团的军团长扎菲尔,还有第二十五军团的军团长齐雅德,都战死于昨天的突围之战。

    另外圣火教派到安息国军队里面的圣火卫士,也在昨天的突围当中全军覆灭。

    安息国第六军团军团长优素福一脸憔悴的说道:“侯爵,如今我们在加其姆城内的地盘,只剩下了西城区和一半的南城区,兵力也只剩下十四万人左右,而且破虏军还在昼夜不停的对我们发起进攻,这么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多久的。”

    安息国统帅欧拜德侯爵苦笑的说道:“你也看到了,破虏军在城外留下了众多的精锐骑兵,我们就算从西城门离开,也逃不过破虏军骑兵的追杀,我们已经无路可逃了。”

    第六军团军团长优素福犹豫的问道:“侯爵,会有援兵来救我们吗?”

    欧拜德侯爵摇了摇头说道:“我用信鸽联系了大宛国的法瓦兹公爵和车师国的费达侯爵,希望他们两国能派遣部队来救援我们,可是都被他们以兵力不足给拒绝了,他们希望我们能在加其姆城坚持下去,继续牵制破虏军在沙赫京斯克行省的军队。”

    优素福丧气的说道:“我们哪里还能坚持下去!他们说兵力不足,绝对是一个托辞,他们两国军队在呼合萨行省聚集了超过三百万部队,大宛国在奥伦行省还留有几十万人,难道就不能抽调一些军队来救援我们!”

    欧拜德侯爵苦笑说道:“其实也不能怨大宛国的法瓦兹公爵和车师国的费达侯爵见死不救,如今两国军队主力正在呼合萨行省的芝利丝城,与破虏军主力进行对峙,双方的决战随时可能爆发,这个时候两国军队确实不太可能从呼合萨行省抽调部队,来救援我们安息国的军队,而在奥伦行省,大宛国只留有一个军团和二十万辅兵,这些部队又需要保护奥伦行省的大量粮草,更不可能来救我们了。”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只能在加其姆城等死?”优素福哀声说道。

    欧拜德侯爵用歉意的眼神看了看优素福,“我准备向破虏军投降!”

    “什么?向破虏军投降?侯爵,现在连普通士兵都清楚,就算是我们投降了,破虏军也会把我们杀光的!”优素福苦笑说道。

    就在这时欧拜德侯爵对着房间内几名侍卫使了一个眼神,随即这几名侍卫突然出手把毫无防备的优素福按在了地上,并且拿出绳子把优素福给牢牢的绑住了。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欧拜德侯爵,你这是什么意思?”优素福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喊道。

    欧拜德侯爵黯然说道:“优素福伯爵,不要怨我,为了城内还剩下的十四万安息国将士,我只能牺牲你了!破虏军给出了允许我们投降的条件,就是需要把你,活着交到破虏军的手中。”

    “不!欧拜德侯爵,你不能这样做!你怎么能相信破虏军的话!投降以后,破虏军会把我们所有的安息人都杀掉的!”优素福气急败坏的喊道。

    欧拜德侯爵叹气说道:“优素福伯爵,当初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非要屠杀了近两万被我们俘虏的破虏军士兵,破虏军也不会对我们安息人恨之入骨!我也不知道破虏军会不会说话算数,但是面对现在的困境,我也只能赌一把了。”

    “欧拜德侯爵,我们还有十四万人,我们还是有希望能突围的,你不能就这么放弃了!”优素福脸上带着惊恐之色的大喊道,优素福心里非常清楚,一旦他落到了破虏军的手中,结局一定是非常悲惨的。

    欧拜德侯爵叹了一口气,对几名护卫挥了一下手,随即就有一名护卫用棉布把优素福的嘴给堵住了,这样做是为了防备优素福咬舌自尽,毕竟破虏军给出允许安息国军队投降的条件,是把活着的优素福,交到破虏军的手上。

    在已经残破不堪的加其姆城城主府内,破虏军近卫军团第二骑兵旅的裨尉方杰不解的对吕布问道:“将军,您怎么又要接受安息国军队的投降了?您之前不是决定杀光加其姆城内所有的安息人吗?”

    吕布沉声说道:“这几天在城内的战斗,安息国军队抵达的非常顽强,已经给我们带来了差不多六万人的伤亡,其中阵亡者就超过了五万,而城内的安息国军队至少还得有十几万,如果想要把这十几万安息国军队都消灭掉,我们也许还得再付出这么多的伤亡,那样的话,就算是消灭了加其姆城的全部安息国军队,我们能支援主公的兵力也不会太多了。”

    方杰一听,点了点头说道:“主公那里与大宛国军队、车师国军队的决战,关系到整个战局的胜负,为了给主公送去更多的援兵,看来也只能饶过剩余的安息人。”

    吕布冷笑了一声:“饶过他们,那里有那么容易!等安息国军队投降了,我会把安息国军队欠下的血债,让他们加倍奉还的!”

    方杰吃惊的说道:“吕将军,您不是答应安息国军队派来的代表,只要安息国军队把屠杀我们破虏军被俘将士的罪魁祸首,安息国第六军团的军团长优素福,活着交到我们手里,您就同意安息国军队向我们破虏军投降,并且承诺不屠杀投降的安息国军官和士兵吗?”

    吕布点头说道:“我确实是跟安息人的代表这样说的,可是我没有保证我不会反悔!”

    方杰随即苦笑的摇了摇头,吕布明显是要耍赖了,看来只要安息国军队放下武器,吕布一定还会下达屠杀的命令。

    吕布接着又说道:“让各支部队今晚继续加紧进攻,给安息国军队施加压力,不给安息国军队任何的喘息机会,如果安息国军队不投降,那么就只能继续硬拼下去,无论如何,也要把加其姆城内的安息国军队全部消灭掉。”

    然而吕布的这道命令,还没有传达下去,安息人就把五花大绑的安息国第六军团军团长优素福,送到了吕布面前,并且安息国军队表示,愿意立即就放下武器,向城内的破虏军部队投降。

    吕布看着五花大绑,嘴还被堵住的安息国第六军团军团长优素福,扭头对方杰吩咐道:“派人把这个屠杀我们破虏军被俘将士的罪魁祸首看好了,千万别让他死了,明天接受了安息国剩余军队的投降之后,就把这个罪魁祸首五马分尸,以祭奠那近两万被俘将士的冤魂!”

    “将军放心,一定会让这个罪魁祸首,活着尝一尝五马分尸的滋味!”方杰看着优素福,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的懂晋国话的优素福,一脸的惊恐,不断的挣扎着,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可惜吕布和方杰,谁也不想听一个快要死的人说废话,按照优素福的所作所为,既然落到了破虏军的手中,那么优素福绝对是必死无疑。

    吕布接下来对方杰说道:“既然安息国军队愿意投降,那么就下令各支部队,立即停止进攻,明天一大早就开始接收安息国的战俘。”

    今天天色已晚,为了防止残余的安息国军队在投降之时,出现什么意外,吕布决定明天一早再接受安息国军队的投降。

    安息国统帅欧拜德侯爵得知破虏军同意明天一早就接受安息国军队的投降,并且城内各处的破虏军部队已经停止了进攻,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欧拜德侯爵向城内残余的安息国军队,下达了明天一早向破虏军投降的命令。

    之前欧拜德侯爵可是告诉过城内所有的安息国军官和士兵,就算是他们向破虏军投降,也一样会被破虏军杀掉,所以欧拜德侯爵还特意向残余的安息国军官和士兵解释了一下,他已经取得了破虏军的谅解,安息国的军队投降之后,军官和士兵将不会再遭受破虏军的屠杀。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加其姆城内残余的十四万安息国军队,就纷纷放下武器,向最近的破虏军部队投降了,安息国统帅欧拜德侯爵也来到残破的加其姆城城主府,亲手把自己的武器,交到了吕布手里,到了中午时分,城内十四万安息国的残余军队,都成了破虏军的战俘。

    接下来按照吕布的命令,破虏军分批把十四万的安息人,押出了加其姆城。

    大约两千多名安息人被绑着双手,由一个部的上千名破虏军步兵押到了加其姆城外,随后这两千多名手无寸铁的安息人就被这个部的破虏军将士屠戮一空,一个人也没有放过。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部的破虏军将士,又从加其姆城押出来了两千多名安息人,继续了之前的杀戮……

    到了大晋428年七月二日的深夜,投降的十四万安息国军队,就被破虏军全部送到城外屠杀一光。

    这次安息国加入西域四国联军一共派遣了五十万大军,到了七月二日的深夜,活着的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就是安息国第六军团的军团长优素福,另外一个则是安息国的统帅欧拜德侯爵。

    在加其姆城城主府外的一片空地上,周围站满了拿着火把的破虏军将士,吕布对身边的安息国统帅欧拜德侯爵沉声说道:“欧拜德侯爵,今晚请你看一个精彩的节目,来人!把屠杀我们破虏军被俘将士的罪魁祸首带上来!”

    随后五花大绑的安息国第六军团军团长优素福,被四名破虏军士兵给抬了出来,并且四名破虏军士兵把五根长绳绑在了优素福的四肢和脖子上,而五根绳子的另外一头,则绑在了五匹战马的身上。

    欧拜德侯爵惊恐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知道优素福的身体很快就会被五匹战马给分成几块。

    “行刑!”在吕布喊完之后,五匹战马上面的破虏军骑兵,纷纷催马向前,短暂的一声惨叫,优素福就被五马分尸了。

    吕布对欧拜德侯爵冷笑着问道:“欧拜德侯爵,这个节目够精彩吧?”

    欧拜德侯爵此时已经吓的不会说话了,身体不断的在颤抖。

    “看来得让欧拜德侯爵亲自感受一下,来人把欧拜德侯爵也抬过去!”

    “不要!不要抬我过去!吕将军,你答应过不会屠杀我们安息人的!”

    “对不起了,欧拜德侯爵,我改变主意了,不妨告诉你,投降的十四万安息人都已经被我们破虏军杀掉了,你将会是最后一个!”

    “混蛋!吕布,你不讲信用!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啊!我是安息国的侯爵,我愿意交赎金!”

    “哼——你作为安息国军队的统帅,也是屠杀我们破虏军被俘将士的罪魁祸首之一,我又怎么可能放过你呢!” ( 中华武将召唤系统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11/1133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