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59章 对哥来说亚军就是不及格

文 / 浙东匹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你……真是因为这个目的,才来我们学校的?下流!”

    罗胖子一离开休息室,房间里只剩下金陵师大队的几名队员后,虞美琴就忍不住低声吐槽质问了冯见雄一句。

    倒是两位高年级的学姐眼光正常些,旁观者清,齐声笑道:“噗哧~小琴你想啥呢!小雄肯定是开玩笑的嘛!”

    虞美琴脸一红,这才反应过来,讷讷地自辩:“都怪你刚才说得一本正经!以后不能信你了!估计你这厮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戴着小米手环调到测谎模式都能脸不红心不跳说谎!”

    说罢,她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还扯着田海茉南筱袅,顾左右而言他地把冯见雄当初在院学生会被人逼着戴手环测谎的事迹说了一番。还补充说:

    “当初亏我还拿他当好人,现在接触多了,仔细想想,分明就是个骗女生的高手嘛!学姐你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说不定妮可就是这么上当的……”

    “放心,我们都大四了,比赛结束后考研的考研,找工作的找工作,有啥好被骗的。”田海茉略带深意地和虞美琴开了句玩笑,虞美琴立刻醒悟到了什么,不敢再说。

    一行人开够了玩笑,便准备收拾好了开车回校。

    谁知刚刚走出休息室,外面走廊里居然闹腾出一番动静。冯见雄好奇地瞅了一眼,发现居然是金陵大学队的主力孟大拿,堵着罗胖子在问这问那,神色有些不正常。

    “不可能!那个冯见雄怎么可能不是被奖学金收买过去的?师大那种烂校,培养得出能打赢我的人么?不可能!”

    罗胖子本来就没有义务跟对方解释,也是被堵了之后随口一说,见对方居然来劲儿了大声嚷嚷,他也有些嫌弃:这不是摆明了坑爷,告诉别人爷刚才和冯见雄聊过么?要是知道的人多了,下一场爷的评委还怎么当?

    因为孟大拿的吵闹,周围本来已经散得稀稀拉拉的几个工作人员、同学,开始围观过来。

    冯见雄也是知道这背后的逻辑的,所以立刻意识到罗胖子有点麻烦了。

    本着无本生意的人情,不送白不送,冯见雄立刻上前拉对方的仇恨值。

    “孟同学,一场比赛而已,有什么输不起的?我高考没考好,是真的考不上金陵大学——再说了,我已经是身家千万的人了,你觉得我像是会被几万块钱入学奖学金收买的人么?”

    “你说我输不起?你!”孟大拿听了冯见雄的声音就冒火,转身戟指戳向冯见雄就想厉声责问,然而话到嘴边发现自己不占理,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他本来是个很沉得住气的人,心理素质也不错,要不也当不了金陵大学的主力辩手。但今天这事儿,说到底还是冯见雄“扮猪吃虎”的精神攻击杀伤力太大,让人有些受不了——就像当初付成才之所以被冯见雄喷成精神分裂症,就是因为中了扮猪吃虎的招,羞辱太过。

    这些国内前五名校的学生,大多是毕生都以自己的高考成绩自豪的,毕竟有可能终其一生最拿得出手的炫耀资本,就数这个了。

    所以,今天要是输给了复旦,这些人郁闷归郁闷,喝几场酒估计也就忘了。但是输给211的狗shi学校,那脸就丢大了,属于史上未有之耻辱。只有找到“冯见雄本来分数是能上名校,因为贪财去了211”这种心理安慰,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加上孟大拿也是毕业季的高年级生了,也没准备读研,这辈子已经没有再参加国际大专辩论赛的机会,所以索性就放开了质疑闹事,不必顾及影响。

    可惜,他的连续几问质疑,都被冯见雄以充分的证据怼了回去——说明人家就是个学渣,但偏偏是个能喷赢学霸的学渣。

    旁边所有人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只觉得孟大拿有些无理取闹。倒是虞美琴眼尖,看到些危险的气息。

    她是冯见雄身边这些人里,唯一一个当初亲眼见过冯见雄把付成才喷疯的。而孟大拿此刻的精神状态,在虞美琴眼里颇有向付成才靠拢的趋势。

    她也顾不得影响,颇为亲昵地凑到冯见雄耳边劝说:“小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看他这样子,可别跟付成才一样接受不了现实……”

    “行,那随你便,本来就无冤无仇的。”冯见雄不置可否,对于孟大拿疯不疯浑不在意。

    虞美琴顾不得羞耻,越众而出对孟大拿劝说道:“孟学长,小雄刚才跟你开玩笑的。其实他的分数当初读名校也差不离,他是觉得师大女生漂亮,才昧着良心填的,你别往心里去。”

    “原来……原来是为了美女!”

    孟大拿像是抓住了一根精神信仰的稻草。随后他狐疑又茫然地定睛看了一会儿虞美琴,又看看田海茉和南筱袅。再转身看看自己身边的女队有田纳茜和乔芷娅,豁然长叹出一口气,神志也清明了一些。

    “果然!果然是为了美女!这就解释得通了!我今天输得不冤!”

    一场学霸心理不平衡的闹剧,这才算收场。旁边围观的吃瓜群众也颇觉刺激,居然看了这么一出狗血的反转。

    一行人回到停车场取了车,冯见雄开车载着队友们回校。

    车上,他随口提起刚才的事儿:“美琴姐,你是好心救了孟大拿,对方倒不一定领你情呢。”

    虞美琴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微微侧头想了想,不解道:“怎么会?无冤无仇的,何必伤人神智。我这么说也是问心无愧,谁还能恨上我?”

    后排的田海茉眼光敏锐,侃侃分析道:

    “小琴,你这人还是太自我了,刚才那番玩笑话,其实也就咱在休息室里自己人之间说说无妨。

    但你拿到外面当众说,救了孟大拿确实不假,却伤了金陵大学那俩女队员的面子——刚才你是没看到,田纳茜和乔芷娅看你的眼神有多愤懑。你这不是当众在说别人丑么?这得多大仇?”

    虞美琴一想,这才反应过来,腼腆歉然地叹了口气:“这不是做好事心切,没想那么周全么。其实我觉得被人说丑也无所谓的啊,那俩学姐也还可以,又不是真的丑,应该不会这么小心眼儿吧?我就从来不怕别人说我丑……”

    这番话招来一阵无语,连田海茉都不好劝了。

    人性,都是缺啥补啥的。虞美琴这种校花级别的人,当然不怕被人说丑了。

    ……

    大赛过后,疲惫总是难免的。

    冯见雄也跟一切成功创业人士一样,在专注于某一件事情的时候,喜欢all-in。

    所以他关了两天手机,确保除了队友之外,谁都找不到自己。生意上如果有什么意外,就全权交给史妮可拍板先。

    当晚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是周日,冯见雄中午时分才起来,洗漱收拾一番,溜达去了黄劲松那里,了解下一场比赛的辩题抽签情况——

    黄劲松虽然当初因为力挺苏勤、想让冯见雄服软,而被学工处的陈处长训了,也褫夺了一切对辩论队指手画脚的权利。

    但是因为当时已经临近比赛,所以校方也不可能再因为这点小事就换校队的领队/教练。

    为了学校的面子,也为了显得正式一点,也不可能任命一个学生担任领导工作。

    所以,赛事组委会方面的一切接洽工作,仍然是黄劲松这个橡皮图章出面。包括辩题的抽签,也一直都是他去参加。

    不过,相比于两个月之前,眼下黄劲松再次看到冯见雄时,已经愈发客气了很多。

    “呦,小冯来了啊,辛苦辛苦。喝红茶还是绿茶?要不就金骏眉吧?”

    对于黄劲松这种无关紧要的扑街教职人员,金骏眉这种茶,肯定是珍藏着一年也不会喝上三五回的,平时不是遇到领导,等闲不会拿出来。

    可见,冯见雄取得的历史性成绩突破,着实让黄劲松躺着也捞了不少政绩,这才如此殷切,甚至幻想着冯见雄能走得更远。

    “一人得道,仙及鸡犬,此之谓也。”冯见雄接过茶,吹了吹,然后抿了一口。内心的这番独白,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黄老师,下一场的题目出来了吧。”他也不跟黄劲松客气,直截了当就问。

    “出来了出来了。”黄劲松随手从办公桌的文件架上拿出最上面那张纸,递给冯见雄,“决赛的题目是‘人类是否应该为了保护隐私而适度限制互联网的发展’。复旦大学是正方,应该为了保护人类隐私而适度放缓网络发展。我们是反方,不必为了保护隐私做出任何放缓发展。”

    冯见雄瞅了一眼,瞑目思索了一会儿,权衡着这个题目双方的优劣。

    黄劲松见他面无表情,也乐得卖弄一下自己的见解,好跟对方更加缓和关系:

    “小冯,我觉得这个题目双方还是比较平衡的。毕竟辩题上加了一个‘适度’,说明正方不用秉持‘为了保护隐私、宁可让互联网发展陷入停滞’这样的极端立场——如果那样说的话,正方就反科技进步了,按照这几年的惯例,凡是涉及到反科技进步立场的辩题,基本上都是输的。

    但是现在他们只要说,可以为了保护隐私,放缓一定程度的网络发展,这就比较稳妥了。所以这场比赛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当然,就算是输了,能够拿到华东赛区亚军,也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

    “我知道怎么辩。”冯见雄把打印着辩题的纸折了一下,塞进口袋,一口喝完剩下的茶水,也不和黄劲松多客套,说了两句礼节性告辞的话,就起身推门离开了办公室。

    临关门的时候,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对黄劲松补充道:“黄老师,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在我这里,亚军就是不及格。” ( 喷神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11/1165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