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2 他,活不过三集

文 / 抚琴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杀人?

    我见过杀人,八筒就死在我的面前,老猪也死在我的面前。这些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一分钟前还是个大活人,一分钟后就成了冰冷的尸体,除了让我感慨生命无常之外,也让我深刻地意识到这条路是多么的残酷和黑暗。

    其实在寒假的一个月里,我舅舅教过我一些杀人的技巧,我也知道自己迟早有天会真的走上这一条路,也曾经做过心理准备。

    但,我没想到来得是这样快。现在的我要废个人,没问题,可要杀个人,还真没有想过。

    更何况,杀掉狂豹就能拿下深情酒吧的管理权吗?人家的兄弟会听我使唤吗?宋光头不会找我麻烦吗?公安局会不闻不问吗?这么多问题摆在我的面前,随便哪个都是大难题,可李爱国说让我杀掉狂豹,却说得这么轻松自如,仿佛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好像给我一把刀,就能立刻干掉他,就能马上拿下深情酒吧似的。

    我让李爱国把事情说得更清楚些,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杀掉狂豹,这也实在太突然了。

    李爱国笑了:“没什么,狂豹准备杀掉你,所以你也要杀掉他。”

    我一下傻了,说狂豹要杀我?什么时候?

    李爱国告诉我,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明天。

    原来狂豹有个仇人,外号八爪鱼,两人斗了十多年了,一直没分出个胜负。但是最近,狂豹突然和八爪鱼约战,要在明天决一胜负、生死不论这意思就是,甭管谁死,另一方绝不报官,这相当于生死令了。

    但实际上,这些年来狂豹比八爪鱼混得差些,手下兄弟也没对方的数量多,贸然约战实在有点奇怪。李爱国经过一番调查,确定狂豹约战是假,想借八爪鱼的手除掉我是真。这就是狂豹今晚又让我回去看场子的原因,这样他就可以带上我一起去参加决战了,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把我给弄死。

    实在太狠毒了!

    我的胸中燃起一腔熊熊怒火,说:“这是宋光头的主意吧?”

    李爱国面色复杂地点点头:“八爪鱼不是宋光头的人,所以你死在八爪鱼的手上,宋光头也就没有责任,这是他打好的算盘。不过,既然被咱们知道了,肯定不能钻进这个套里,明天决战的时候,你想办法把狂豹杀了,就说是八爪鱼干的,要神不知、鬼不觉!”

    杀掉狂豹之后,包括深情酒吧在内的一系列场子肯定要重新计较,新的老大也会在我们一众小弟之中产生。

    虽然李爱国给我指明了路线,可具体怎么操作还要看我自己,这事在明天的决战到来之前都是未知。可就算我真的杀了狂豹,深情酒吧就能到我手里么,宋光头也不会同意的啊。

    李爱国告诉我说,这就要靠我自己想办法了。

    “那个彭子不是和你关系不错么,你想办法扶持他,让他去处理台面上的事,你就安心做个幕后老大。”

    就凭李爱国这一句话,我就知道这家伙平时没少观察我,我当服务生、打扫厕所的事,我舅舅肯定也都知道。但他们一直袖手旁观,直到有情况了才出来见我。

    想到这些,我心里忍不住酸溜溜的,说你们看我过得那么惨,也不出来安慰一下,知道我好多次都不想干了么?

    李爱国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有些无奈地说:“巍子,其实我早就想见你了,但你舅舅不让。你舅舅说了,如果你连这点苦头都吃不了,那还是不要继续干了。巍子,深情酒吧特别重要,因为其在罗城特殊的历史地位,好多大人物时不时都会在那现身,也是你扩展人脉的好机会,所以你一定要将它拿下!”

    我点头,说明白了,我会努力的。

    李爱国握了一下我的手,吩咐我手脚一定要干净点,别让别人发现了马脚,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白、黑两道都不会放过我的。

    “巍子,我知道这很难,可你一定要成功啊。”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李爱国便离开了我,我也回到了宿舍中去。

    时间已经很晚了,喝了不少酒的我,却怎么都睡不着觉。杀人啊,明天就要杀人了,我真能顺利完成这个任务么?

    辗转反侧、思绪万千,到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总之,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我和往常一样刷牙洗脸,然后去上早自习。

    一整天下来,满脑子想的都是狂豹这事,以至于当夜幕降临,我跨出校门的时候,脑子才稍稍有些清醒过来。我不能再昏沉下去了,今天晚上不只是我想杀掉狂豹,狂豹也是想杀掉我的,所以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我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今晚,我必须要活过今晚,杀死狂豹!

    跨进深情酒吧,大家已经在开会了,狂豹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说王巍,你迟到了,赶紧过来站好!

    我立刻过去站在人群里,和大家一样凝神聆听着狂豹的训话。狂豹今晚没有再说什么工作安排,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到要和八爪鱼决战的事,让大家都拿出该有的胆识和魄力来。

    我假装不知道这事,还问旁边的彭子这是什么情况,彭子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说晚上八点半,我们要和八爪鱼在郊区一个废弃的工厂大院决一死战。

    “王巍,你身手不是挺好吗,今晚要好好表现,知道没有?”狂豹突然点了我一下。

    “好。”我立刻答应。

    “那行,大家准备准备,一会儿出发。”狂豹转身上楼去了。

    大家纷纷准备起来,换衣服的换衣服,拿家伙的拿家伙。当然,也少不了讨论八爪鱼,看得出来他们的士气都不太行,因为都知道自身实力不如八爪鱼,所以连怎么逃跑都想好了。

    “反正打不过就跑,我老婆还等我回去睡觉呢。”

    “对,什么生死不论,这不扯淡吗,死有什么好的,干嘛要那么想不开?大哥也真是的,没事下什么战书啊,到头来还不是要靠咱们拼命?”

    “我就这一条命,家里还有俩孩子要养,就不拼了。”

    “……”

    众人一片嘈杂的时候,彭子悄悄接近了我,让我不要听他们的,该表现一定要表现,说不定这就是我的出头之日。

    自从狂豹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大家也对我的态度江河日下,平时连话都不和我说一句,也就只有彭子还拿我当朋友虽然他也别有目的,但已经足够我感动的了。

    我对彭子说:“你也一样,咱俩一起表现!”

    彭子开心地点头:“好的巍子,今晚我跟定你了,咱俩一起大杀四方。”

    过了一会儿,狂豹下来了,问我们准备好没有,得到大家的一致肯定之后,便带着我们出了门。门外停着几辆面包车,大家分别上了车子,在重重的夜幕之中朝着郊区开去。

    坐在车上,我悄悄摸了摸口袋里的刀。

    今天晚上,我的任务不仅是干掉狂豹,还要想办法嫁祸到八爪鱼的身上,这就把事情的难度提升了一个级别。而且在做这些事的前提下,还要避开狂豹给我下的圈套,简直就是难上加难,我自己都没什么信息,搞不明白我舅舅怎么会相信我,就凭那一个月的魔鬼训练?

    他这是要把亲外甥往死路上逼啊。

    车子开过一条条繁华的街道,最终四周的灯光渐渐黯淡下来,人烟也稀少起来,车轮下的马路也坑坑洼洼,车队已经来到了郊区范围。

    狂豹所坐的车子在第一个,看他的车停到路边以后,后面的车也纷纷停了下来。约战的工厂还没有到,看距离至少还有一百多米,但狂豹让几辆车子都把火熄了,灯也灭了。

    四周一片漆黑,不断驶过的大车卷起一片烟尘。在轰隆隆的声音中,狂豹说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咱们要先摸清楚对方的情况才行。王巍,你身手挺好,过去查看一下,完了回来跟我汇报!”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猜到恐怕这就是狂豹所玩的花样了,虽然仍不知道他要怎样借八爪鱼的手除掉我,但是肯定和这“查探消息”脱离不了关系!

    既然知道这是个套,那我肯定不会去钻,正琢磨着怎么拒绝狂豹,彭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哥,我申请和巍子一起!”

    我诧异地看向彭子,而彭子却频频对我使眼色,显然是要和我同进退、共风雨。

    “行,那你就和王巍一起去吧。”

    狂豹答应了,又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让我注意安全,语气十分温和。

    他越这样,我越觉得情况不对,正要开口拒绝,但是彭子已经拉了我的胳膊,说巍子,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过去!

    彭子的力气忒大,我根本拗不过他,三两步就被他拽出去七八米,搞得我一阵无语。感觉他就是个猪队友,愣是要拉着我往陷阱里跳,我感觉他要是在谍战剧里都活不过三集。

    彭子拉着我在黑漆漆的马路上走了几十米,终于看到了那座荒废已久的工厂大院,铁铸的大门很高,且半开半合,门口全是荒草,一看就久无人烟。

    看着那扇大门,我的心里全是恐惧,感觉就像一张血盆大口,随时都能把我吃掉。我知道我如果真的进去,那里面将会成为我的葬身之地,明年的今天也将是我的祭日。

    而彭子却完全不能体会我的感受,他不仅不慌张,而且还特别开心,跟我说:“巍子,我没说错吧,豹哥就是在给你机会。查探一下对方的情况而已,这活儿多简单啊,咱们就远远地看一眼,知道他们大概有多少人就行了,回去汇报马上就是大功一件。嘿嘿,还好我比较聪明,抢着跟你一起过来,就知道跟着你一定有好果子吃的。”

    彭子一副乐呵呵的模样,脚下一步未停地朝着工厂走去,而我却愈发觉得情况不对,同时在想,如果我是狂豹,我会怎么收拾我呢,怎么借八爪鱼的刀将我杀掉?

    我想了一会儿,本能地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然后发现我口袋里多了一个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个手机。

    我们在出发之前,为了不影响行动,也不暴露行踪,就已经把手机都放在店里了,那这个手机是哪来的?

    我检查了一下手机,发现电话本里只存着一个名字,狂豹。

    我一下就明白他想干什么了。

    这手机,显然是他之前拍我肩膀的时候放进我口袋里的。

    他会估摸着时间,预计我们差不多到工厂里后,就会立刻给我打电话。工厂里多安静啊,尖锐的铃声一起,势必会引起八爪鱼的注意,那我自然也就成了瓮中之鳖,被八爪鱼给抓到手里……

    当然,仅凭这样,八爪鱼也不能断定我就是狂豹的人,所以狂豹还特别心机地在里面存上了他的号码,让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至于狂豹,肯定早就逃之夭夭,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八爪鱼,所以根本就没想着和人家打。

    八爪鱼震怒之下,当然会拿我当出气筒,顺手把我杀了都是很有可能的事;就算不死,也至少会被打个半死。

    太阴毒了,狂豹的这一招,实在是太阴毒了!

    与此同时,我和彭子已经走到了工厂门口,甚至能看到里面影影绰绰的人,甚至还有一些声音传了过来。

    “妈的,狂豹怎么还没来,不会是不敢来了,吊咱们玩的吧?”

    “就是,这大冷天的,冻得爷爷们浑身直哆嗦,一会儿多在他身上砍几刀才行。”

    “大哥,今天晚上就要报仇了,有什么想说的没有?”一个声音高高响起。

    “我有很多的话,等杀了他再说。”这个声音格外阴冷,而且四周立刻安静下来,显然就是八爪鱼了。我透过半开的门往里张望,看到一个人大马金刀地站在人群中央,从上到下透着一股威武之气,果然是和狂豹势均力敌的角色。

    彭子兴奋地往里张望着,嘴巴还微微动着,显然在数里面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手里的这个手机响起,里面的人百分百能听到声音,到时候就是想跑都跑不了了。

    我立刻毫不犹豫地把手机调成静音。

    几乎同一时间,手机屏幕也亮了起来,显示正是狂豹来电。我只要再慢几秒钟,这个手机的声音立刻就会传到里面,而我和彭子恐怕也已经被抓起来了。

    就几秒,几秒啊!

    我的后背浸出冷汗,感到一阵强烈的后怕。而彭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回头悄声对我说道:“巍子,数清楚了,有四十多人,咱们回去汇报豹哥吧!”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豹哥估计已经走了。

    “什么意思?”彭子一头雾水。

    我说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们两人一起往回返,来到之前停车的地方,这里果然已经空无一物,车、人都不见了。

    “怎,怎么回事……”彭子一脸惊悚,身子也开始发抖。

    我回头看他,说你还不明白吗,豹哥想让咱们俩死。

    彭子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为,为什么?”

    我蹲在地上,将手放在彭子肩膀,说彭子,别问为什么,知道多了对你没有好处。这样,你先回去在家待两天,不要出门,不要和任何人联系,等我再去找你。

    “好!”被吓坏的彭子立刻站起,一头钻进了路边的野地里面。

    撇开了累赘彭子,现在的我已经避开了狂豹所设置的圈套,那么下一步就该干掉他了,接着把他的尸体往那大院里一扔,人人都会认为就是八爪鱼干的。

    现在,要先找到狂豹再说。

    这荒郊野岭的,想搭个车回去都不容易,又不能像彭子一样钻到野地里去,那得猴年马月才能找到狂豹?我又来到工厂大院门口,八爪鱼的人还在里面等着,甚至还生了堆火,似乎不等到狂豹就不罢休。

    而在门口,则停着他们不少的车,有面包车、小轿车还有越野车。我挑了一辆距离他们远点的小轿车,从身上摸出一根铁丝抠起了锁眼。这一招,当然是我舅舅教我的,不过因为训练时间太短,技能还很生疏,所以费了半天的劲儿,大汗也出了一头,才终于开了车门。

    进去之后,又拆开方向盘下面的零件,倒弄了半天,才把火打着了。我舅舅要是看到我这么笨,估计又要骂我废物了,其实我已经很不容易,平时也没少琢磨这些东西。

    开车的技能,我舅舅当然也教过我,我轻轻点着油门,尽量不发出太大声音,然后驶离了工厂,朝着城内开去。相对于开锁和打火,我的车技还算可以,这也是我舅舅之前重点训练我的项目之一。

    他说我哪怕打架实力差点,但是开车一定要会,而且开得必须要好,这可是逃命的技能,所以我平时也会多练这个。不用多久,我就开着车子进了城,并且来到了深情酒吧门口。我没有下车,而是把车停在马路对面,坐在车里冷冷地盯着站在门口打电话的狂豹。

    我知道他一定会在这的他总要先把一帮兄弟送回来。

    坐在车里,有玻璃挡着,狂豹当然看不到我。

    看得出来,狂豹现在很开心,打电话的时候兴高采烈,眉眼之间也充满了喜色,虽然我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是能隐约看出一些词语,比如“肯定死了不死也残”之类的话。

    我知道,他是在给宋光头打电话。

    想想就在不久之前,就在同样的酒吧门口,坤少来找我的时候,狂豹还帮我出气。那个时候我俩的感情多好啊,我叫他豹哥,他叫我巍子,亲切地很。可惜,我们俩的感情始终建立在宋光头的基础上,宋光头就是风向标,他往哪吹,狂豹就往哪刮。

    既然狂豹不念旧情,想要把我搞死,那就别怪我不仁不义了。

    过了一会儿,狂豹打完了电话,转身走向一辆吉普车,开着车子往路南驶去。我知道,他要去打麻将了,这也是他每天晚上的习惯之一,我不动声色地开车跟了上去。

    狂豹的车不算太快,我也不紧不慢地跟着。最终,狂豹的车停在某个胡同口,他经常打麻将的地方就在那胡同里,别看地方破,还挺偏僻,但据说一般人还去不了。

    狂豹把车停好,下来就准备往巷子里走。

    我看了下左右,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昏黄的路灯照着,显然是个下手的好机会。我看着狂豹的背影,一咬牙,加速油门冲了过去……

    巨大的引擎声轰鸣而起,疾速滚动的车轮朝着狂豹无情碾压过去。狂豹震惊地回过头来,正好和挡风玻璃里面的我四目相对,我能看到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愕,接着便是巨大的慌乱和恐惧……

    他想躲,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一边惶恐地往后退,一边冲我慌张地摆着手,嘴里喊着不要、不要。

    这一瞬间,本来意志极其坚定,铁了心一定要杀掉狂豹的我,突然就有点下不去手了,或许是因为害怕,毕竟杀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也或许是因为心软,毕竟狂豹曾经帮过我好几次……

    总之,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的脚尖忍不住点了一下刹车。

    但因为惯性,车子还是撞了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狂豹被我撞出去四五米远,躺在地上不动了。坐在车里,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我不确定狂豹死了没有,慌张了片刻之后,立刻冲下车去查看。

    果然没死,狂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头上、身上也有着不少的血迹。他睁着两只眼,看着我嘴巴微动:“你,你……”

    “我还活着。”

    我沉着脸,双手抓住他的肩膀就往后拖。就在我准备将狂豹送上车的时候,这家伙突然用尽全力高高地喊了一声:“来人啊”

    与此同时,巷子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有人大喊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赶紧把狂豹往车上一丢,接着窜上驾驶座去,加速逃离了现场…… ( 少年王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11/1168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