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9 惊人的任务

文 / 抚琴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王巍,接旨,,

    这四个字,着实惊得我不轻,让我一下就傻住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太后娘娘终于知道我的存在了,所以才会让户部尚书过来给我传旨;但同时我又很疑惑,那这尚书到底是不是我舅舅安排的人,

    这两个问题在我脑中缠绕,任我平时再怎么自称思维缜密,现在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了,而面前的尚书大人,见我没什么反应,脸就立刻板了起来,问我发什么愣,还不赶紧跪下,

    不管我的猜测如何,这旨总是要接的,所以我立刻跪了下去,以前在省城做王皇帝的时候,就给前来传旨的老桥跪过,所以这没什么大不了,为了能够铲除夜明,更大的屈辱我也能受,

    旁边的陈小练和怀香格格当然没跪,他俩只是一脸错愕地看着我,同样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一句废话,连我都整不明白,他们上哪整明白去呢,

    在我跪下以后,男人摊开卷轴,终于开始宣读懿旨,大意是说看我比较能干,还有勇有谋,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所以特升我为户部侍郎,以后专为户部效力,

    “侍郎”这职位我知道,也是明朝的一种官员,是在尚书手底下工作的,权力蛮大,太后娘娘确实挺器重我,上来就给我这么大的官干,但我有些纳闷的是,太后娘娘在懿旨里,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似的,只是把我当作一个新人,觉得我年轻有为、大有潜力,所以才提拔我的,

    这太后娘娘,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我正疑惑不解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又响起来:“王巍,还不谢恩,”

    我赶紧谢了恩,然后举起双手,恭恭敬敬地把懿旨接了过来,和每一个接旨的人一样,接下懿旨以后,我的第一动作就是摊开看看,这一看不要紧,我竟发现这懿旨是伪造的,我以前见过真的懿旨,知道上面的落款应该有章,但现在这封懿旨没有,只有一行行的字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里疑窦横生,想不通这位尚书到底什么意思,他在夜明之中身居高位,不会不知道假传懿旨是个什么罪过,但他还是这么做了,莫非果然是我舅舅的人,

    这么说来,太后娘娘仍不知道我的存在吧,

    不过,除非眼前这个男人亲口告诉我答案,否则甭管我怎么想,都有可能出错,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男人对我肯定没有恶意,否则不会这么大费周章地救我,还把刀哥给杀死了,最后扶我上位,

    我想,他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想到这里,我便不动声色地把懿旨收了起来,

    接着,男人便让我跟他一起到钻石酒吧,说是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给我,

    废墟之上,仍旧一片荒凉,刀哥死了、虎爷死了,周老师和双胞胎兄弟也死了,接下来就是收拾残局和收割战果了,我们这次确实收获不小,没想到一箭双雕,白让我们捡了这么大的便宜,

    按理来说死了这么多人,公检法方面肯定是过不去的,但是道上的人命贱如狗,整天不是这个跑路,就是那个失踪,所以突然有几个人不见了,只要没人报案,根本不会引起谁的注意,

    陈小练虽然是个新手,但是胆大心细、有勇有谋,再加上“疑似老手”的怀香格格,料理这点后事不是问题,我将现场的情况交给他们两个,便和那个男人一起回钻石酒吧去了,

    经过一天的疲惫,天色已经渐?,街上也已华灯初上,处处都是歌舞升平,一片繁华景象,之前废墟上的暗战,并没有影响到这个世界分毫,大家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我们来到钻石酒吧的时候,这里也已经照常开始营业,虽然没有看场子的在,但是一众保安也能起到作用,男人如入无人之境,直接就往里闯,因为不认识他,所以也没人拦他;但我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认识我的,也知道我和刀哥闹翻了,乍一看到我出现在这,还十分地震惊,

    当然,也没人敢拦我,

    要上楼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因为楼上是工作场所,外人是不能进的,所以男人被拦住了,但他只是打了一个电话,不过一会儿,白白胖胖的酒吧老板便从楼上匆匆赶下,毕恭毕敬地将男人和我迎了上去,

    来到老板的办公室内,老板不是老板,成了低三下四的服务生,殷勤地为我们看座、倒水,而男人,反倒成了老板,大咧咧地坐在老板椅上,让“服务生”不要再忙了,出去就好,

    老板点头哈腰地出去以后,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我和男人两个,

    “坐,”

    男人坐在办公桌后,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我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知道他接下来要给我讲些东西了,

    果不其然,男人问我:“你在阿刀手下做事的时候,有没有听他说起过‘夜明’这两个字,”

    我摇头,说没有,

    男人点头:“很好,现在你取代了阿刀,我希望你和阿刀一样守口如瓶,在外对我们的事绝口不提,”

    我点头,说好,

    接下来,男人便给我讲起了我们所属的组织,大概的,和我舅舅讲的那些也差不多,就说组织的全名叫做“暗夜中的大明王朝”,是为复兴明朝而存在的这么一个集团,最高领导者是太后娘娘,是明朝朱元璋的后人,

    总之,就是怎么扯怎么来,一般人听了完全嗤之以鼻,还会骂一声“有病”的那套说辞,

    在男人给我讲述的过程中,我就觉得有点奇怪,如果他真是我舅舅的人,完全没必要给我讲这些啊,他应该知道我都清楚了的,而且,如果他是我舅舅的人,现在应该和我坦诚身份了啊,怎么在这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还有就是,我舅舅在给我讲述“夜明”这个组织的时候,语气是厌恶的、鄙视的,完全将其当作下三滥的邪教;而这男人在给我讲述的时候,语气是崇敬的、骄傲的,似乎将这个组织当作了他自己的信仰,

    就是那种典型被“邪教”洗了脑的人,说起太后娘娘的时候甚至会略显激动,眼神里也透着狂热,传销组织里面大把大把这样的人,

    他坚定不移的认为,“夜明”一定能够成功,因为全国各地现在都有他们的人,甚至中央有位正国级的领导也是他们的后台,在他口中,似乎全国上下都在为了复兴明朝而努力着,我能加入这个组织,和他们一起完成这项任务,绝对是我的荣幸和荣耀,

    从他讲述的语气里,我完全看不出他对“夜明”有丝毫的不敬,这完全不像是我舅舅安插的人,我越听,越觉得疑惑,越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如果他真的是个狂热的夜明份子,对他们的太后娘娘如此尊敬和爱戴,干嘛还要假传太后娘娘的懿旨,

    这男人滔滔不绝地讲着,在我听来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但我还是假装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真的呀好厉害”之类的感叹,他告诉我,夜明之中设有六部,而他就是户部的尚书,我是户部的侍郎,让我以后叫他高尚书即可,

    接着,他又问我:“王巍,你愿意加入夜明,和我们一起努力复兴大明王朝吗,”

    我心里想,你都封我当侍郎了,我还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我点着头,目光虔诚地说:“愿意,我们一起复兴大明王朝,”

    但我心里想的是:复你妈个蛋啊,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以后,高尚书表现得很是激动,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好,好,我们夜明又多添了一位猛将,一定可以为我们的事业添砖加瓦,”

    接着,高尚书便引导着我,进行了一番加入夜明的仪式,又是焚香又是磕头,还对日月起誓,誓死效忠太后娘娘、效忠大明王朝,看这意思,高尚书就是我加入夜明的引荐人了,从今天起我就正式成为了夜明中的一份子,而且职务不低,户部侍郎是也,

    进行完这些仪式以后,高尚书开心地握住我的手,像个老党员一样激动地说:“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为太后娘娘她老人家效忠,”

    但说实话,我越来越搞不清楚这个高尚书的身份和立场,他到底是不是我舅舅的人,如果不是,他干嘛要假传懿旨,但我肯定不能主动去说什么,只能迎合着他,同样激动地说:“好,我们一起为太后娘娘效忠,不知我什么时候可以亲眼见见太后娘娘她老人家,”

    高尚书说:“你现在职位还太低,等再历练一段时间,多立几项大功,太后娘娘她老人家一定会见你的,”

    我心里想,我都侍郎了,职位还低,电视剧里早朝会的时候,侍郎明明也在,

    当然,我嘴上还是说着:“是,我一定继续努力,争取早日面见太后娘娘她老人家,”

    接着,高尚书便跟我说,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让我早点休息,然后抓紧时间归拢一下手里的地盘,过些日子还有任务要交给我,最后,又着重地告诉我说:“你记住了,千万不能对人提起咱们夜明,在我们尚未取得最终的胜利之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答应了他,将他送出门外,一直送到酒吧外面,

    看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暗之中以后,我便立刻拿出手机,给阿蔓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样了,”我问,

    “一切顺利,”阿蔓低声说着:“我已经派人盯上他了,这人是个什么身份,”

    “户部尚书,”

    “哇,大鱼啊,”

    电话里面,阿蔓的声音充满惊喜:“王巍,你真是太棒了,怪不得队长这么器重你,这回他们可没什么话好说啦,看看谁还说你是靠关系进来的,”

    我来凤城已经半年,这还是第一次距离夜明的高层领导如此接近,但在龙组七队其他的成员看来,已经是相当厉害、了不起的成绩了,他们追踪夜明已经很多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这次算是有个大的突破,竟然跟踪到了户部的高尚书,

    但我还是十分疑惑,询问阿蔓:“这个高尚书,不是队长安插的人吗,”

    和龙组队员交谈的时候,我习惯将我舅舅称之为队长,省得让别人觉得我在炫耀关系,听了我的话后,阿蔓表现得非常吃惊,说怎么可能呢,如果高尚书是队长的人,那我们早就把夜明给摸得一清二楚了,

    又告诉我说,但凡是被夜明洗了脑的,基本上就很难被策反了,而且级别越高,被洗澡的情况越严重,他们真的只会效忠太后娘娘一人,所以我们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真正有价值的内应,

    硬要说有的话,那就只剩下我了,我这个户部侍郎,或许可以得到更多有关夜明的消息,

    “那就怪了,”

    我皱着眉头,将之前的情况全部讲了一遍,阿蔓听后也挺吃惊,同样不敢相信高尚书竟会假传懿旨,而且还是两次,

    现在,确定高尚书不是我舅舅的人了,可他确实是救过我的,对我也很不错,我和阿蔓分析来分析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阿蔓说道:“别管那么多了,你以后多和他接触一下,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我同样也嘱咐她,说你们一定要把高尚书给盯好了,好不容易才把这人给引出来的,

    阿蔓让我放心,说盯人是龙组的强项,

    和阿蔓谈完这些事后,夜已经挺深了,不过酒吧里正是嗨的时候,年轻的男男女女们躁动不已,一天没有吃饭,肚子里饥肠辘辘,我找了个路边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给陈小练去了一个电话,询问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他说,他正和怀香格格马不停蹄地归拢着刀哥和虎爷的地盘和势力,有不服的就一个字,干,

    我很满意,笑呵呵地问他,大概需要几天,

    “巍子哥,三天足够,”

    陈小练和怀香格格的实力,我是绝对相信的,这事根本不用我出马,交给他俩就可以了,

    我握着电话说好,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巍子哥,你先别急着挂电话,”

    陈小练突然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巍子哥,我知道你和怀香格格的关系不错,但咱可要提前说好,这地盘拿下来了,是咱们的,不是她的呀,”

    陈小练这个小王八蛋,确实够自私也够霸道的,我们三个一起努力了这么久,甚至一起捱过了生死边缘,现在他竟然想把怀香格格一脚踢开,我怀疑也就是不好意思,或是不敢,否则把我一脚踢开都有可能,

    而且,就算我和怀香格格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也干不出来这事啊,

    在电话里面,我就把陈小练狠狠骂了一顿,说他不是东西,良心都被狗吃了,我说之前咱俩差点被刀哥干死,不是怀香格格过来救的,还有联合虎爷的主意,不也是怀香格格出的,没有人家,咱能有今天么,做人可不能忘本啊,

    在我的一番训斥之下,陈小练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还是吭哧吭哧地说:“就算这样,那也应该是咱的地盘多点,她的地盘少点吧,”

    我说这事,等你们全搞定了,咱再坐在一起好好商量、好好分配,

    陈小练这才说行,

    陈小练这匹烈马,确实太难驯服,我都经常感觉自己没有把握,生怕这小子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再反咬我一口,

    你说他有没有能力,肯定是有,否则不会这么多人愿意跟他;够不够义气,肯定是够,否则也不会为我舍生忘死;但这小子如果被逼急了,真是谁都敢咬,

    几天下来,陈小练和怀香格格确实捷报连连,刀哥和虎爷的地盘和势力成功被他俩给拿下了,

    我专门给他俩办了场庆功酒,叫上兄弟们一起吃着、喝着,我是这片的老大,没人再有异议,而陈小练和怀香格格就是我手下的战将,吃过饭后,我便把他俩领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给他俩分配场子,

    一开始我想的是六四开,陈小练拿六成,怀香格格拿四成,这样陈小练多上一点,应该没有异议,但我刚开了个口,怀香格格就说:“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除掉刀哥,因为他把我们学校的女生祸害得不轻,现在刀哥已经死了,我的愿望就实现了,至于场子什么的,我不感兴趣,都给了瘸子吧,”

    听了怀香格格的话后,我颇为惊讶,一开始我还以为怀香格格这是不想和陈小练争,所以才这么说的,但我后来发现不是,怀香格格是真对这些场子不感兴趣,她的目标确实不是这个,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有着更大的志向、更大的胸怀,

    但不管怎么说,怀香格格确实不要这些场子,这就让陈小练高兴坏了,频频对我使着眼色,让我赶紧答应下来,但我还是不好意思,询问怀香格格,你真不要,

    怀香格格真的点头:“真的不要,我做我们学校的天,就足够了,”

    陈小练也跟着说道:“巍子哥,怀香格格既然不要,你就别勉强人家了吧,”

    陈小练那迫不及待的样子,简直恨不得一口气把这些地盘吃下,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才把头低下去了,我思索再三,对怀香格格说道:“我刚接手刀哥和虎爷的地盘,还有很多事情、业务不太熟练,估计小练也是一样,很需要你帮忙,这样,你要觉得麻烦,你只负责三成场子,其他都给小练,这样行吗,”

    怀香格格也是犹豫再三,这才答应下来,

    地盘分割完毕之后,怀香格格就说时候也不早了,要先回去休息,和我告了别,

    怀香格格走了以后,陈小练就有些埋怨地说:“巍子哥,怀香格格都主动要放弃了,你怎么还强塞给她三成啊,”

    听着陈小练的抱怨,我挺无语的,我说你够了吧,你一个人独占七成,还不愿意给人三成,

    “不是不愿意,是人家本来都不想要,你还强塞,你这为了泡妞,下的血本忒大……”

    不等陈小练说完,我就不耐烦地一摆手,说够了啊,决定已经下了,你再逼逼也没什么用,

    陈小练看出我不高兴,这才不说话了,

    陈小练挠了会儿头,又说:“巍子哥,那你是不是该好好和我解释下了,”

    之前在废墟上的时候,我曾承诺过陈小练,说等这事过后,会好好给他解释一下,当时我说那话的时候是真心的,我真打算给他好好解释一下,除了不能暴露我龙组成员的身份以外,给他讲讲夜明总是没问题的,但是偏偏,高尚书在封我为侍郎的时候,又明确地告诉我说,不能说给任何人听,这就让我有点犯愁,

    我思虑再三,只好含糊其辞,跟陈小练说,现在有个神秘组织盯上我舅舅了,为了帮我舅舅对付这个神秘组织,所以我决定加入其中,和我舅舅里应外合干掉他们,

    “哦,就是那个有着懿旨、尚书、太后娘娘,还动不动就得下跪的神秘组织,”陈小练惊讶地问着,

    我点头,说对,就是这样,

    “那你现在等于是混进去了,”

    我再次点头,说是的,

    陈小练听着激动无比,搓着手说:“这么刺激啊,巍子哥,把我也弄进去呗,咱哥俩并肩作战,”

    我立刻拒绝了他的提议,说这太危险了,让他不要沾惹,安心做个逍遥自在的老大就行,甭管陈小练怎么哀求,我也始终不肯同意,并且一再告诉他说,一帮要保守秘密,别坏了我的事,

    陈小练答应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比较自在了,这片大学城已经尽落我手,在整个凤城道上也是小有名气的老大了,我手下还有陈小练和怀香格格这两员干将,能为我分不少的忧,还是很自在的,

    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那位高尚书,我一直等着阿蔓的消息,想知道他们盯的怎么样了,有没有顺着高尚书这条线寻到夜明的总部,但,阿蔓的消息没有等到,却等来了高尚书交给我的任务,

    那天,高尚书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去催一笔帐,我们户部,主要管得就是钱粮收缴,用以夜明的各项支出,这么大的组织,需要用钱的地方肯定很多,

    “姚家,姚老板,还欠咱们两千万,迟迟不肯上缴,这次务必要拿回来,如果他还不给,就把他给杀了,”电话里面,高尚书的声音冷漠而无情,

    接着,高尚书便把有关姚老板的各项资料通过短信的方式给我发了过来,上面有姚老板的姓名、年龄、地址、家庭成员等等,还有照片,应有尽有,十分详尽,

    然而,看完这些信息,当时我就傻了,这姚老板,不就是我的前主顾,姚冰倩的父亲吗,, ( 少年王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11/1168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