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叛逃 一

文 / 虚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盛衡眼闪过一丝欣赏,以往离陌虽然也总有奇招频出,但是这一次带给盛衡的威胁最大,他左同样抽出匕首,不向后退去,反而同样挺身向前,左匕首挡住匕首,感受着即将到脖子的刀刃,身子向后仰去,一脚踢出。

    离陌感受到身下的踢击,左脚向前一划,挡了上去,的刀刃斜着向下削去,却发现盛衡那明明已经麻痹的右,依靠着身子摆动被甩了过来,拦在盛衡的面前,将这次削砍挡了过去。

    然后盛衡的身子直起,越过离陌的短刃,倒持着短刃,挺进了离陌的身前,将其架向离陌的脖子,右虽然麻痹,但是将其当做刀柄,以身体和肩膀为,照样能够挥动这把刀。

    只是下一刻,盛衡只感觉自己身后传来劲风,击打在右上,将短刃拍飞,一只漆黑的接住了那把短刃,架在盛衡的脖子上。

    刻宿的眼睛瞬间瞪大,直接站了起来,另外观战的两个人,也是有些不可置信,离陌的影子居然站了起来,并且拍飞了盛衡的刀,架在其脖子上。

    “这是天痕么?”盛衡神色一愣,随后一喜说道:“恭喜师弟,掌握了……”

    盛衡说着突然觉得不对劲,天痕他们都是统一继承的,并且离陌预定的天痕也不是这种阴影的力量,那么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

    那边零歌原本看到离陌胜利,开始的欢呼声也停了下来,因为刻宿站起来黑着一张脸,用近乎质问的语气说道:“离陌!那个力量,你从哪里学会的?”

    离陌的脑袋里一空,赢下盛衡的喜悦被强行打断,预料师尊的欣慰表情没有出现,反而离陌从刻宿身上感觉到了杀意,那恐怖的杀意,仿佛刀子般在离陌身上的转动。

    然而真正令离陌心冷的不是杀意,而是刻宿的这种行为,我是你亲带大的孩子啊,你平时对我严苛我可以理解,你惩罚我我也可以理解,我觉得你都是为了我好,但是这杀意是什么?

    “承认了吧,你就是一个得不到认可的死剩种,无论你取得什么成就,他都会习惯性的否定你,他想要打压你一辈子,而一旦你超出他的预料,那么你就是一个有威胁的死剩种,他是不可能认可你的。”

    “说!!你这力量哪里学来的!”刻宿脸色通红,青筋爆出,拳头捏着骨节发白,咯咯作响,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身上气势冒出,仿佛化作一只巨大的怪兽,向着离陌笼罩过来。

    庞大的气势直接压在离陌的身上,他那初次学习的影子控制,直接消散,短刃从空掉下来,离陌的身体也被直接压倒在地上。

    离陌跪倒在地,双撑着地面,全身骨架都仿佛在响动,只是看着站在那里的刻宿,脑子里一个声音在不断回想:他想杀我!他想杀我!!师尊他想!杀!我!!

    这一刻刻宿的耳边也仿佛有着人在述说,瞧吧,这就是那个人的儿子,他们父子骨子里的那种自我毁灭的疯狂从未改变,你这些年辛辛苦苦让他克制自己,为了让他不走上那个人的老路,所做的努力全部都是白费的,这人留着迟早也是一个祸害,杀了吧!

    “师尊,下留情,您这样会弄伤师兄的,不管他犯了什么事情,都心平气和好好说不行么?”零歌见事情不对,连忙跑过来跪着祈求道。

    “对啊,师尊,说不定这只是一场误会,请息怒啊,师尊。”盛衡也是头一次见如此愤怒的师尊,但是看着离陌被强行压在地上,浑身涨红的样子,也连忙跪下求情。

    “那个师尊,就算离陌师兄有不对的情况,你也没必要这样对他是,气大伤身,您消消气。”就连章奇也连忙跑过来求情,他虽然不爽零歌喜欢离陌,但是都是师兄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你看看,他还是不可认输,还有他那倔强的眼神,是不是和当年那个人很像,当年那个人是怎么做的来着,探索禁忌领域、违抗师命、弑师后叛门而出,最后被你亲杀死,你看这个死剩种多么像……”

    “闭嘴!”刻宿怒吼一声,个弟子的求饶声也停了下来,以为刻宿说的是他们,刻宿迅速吸了一口气,掌控自身心境,放开了气势,带着些凄凉,又有点期盼的向离陌问道:“说清楚,你的那控制影子的力量是怎么来的?”

    看着趴在地上大汗淋漓的离陌,刻宿的思念有些飘荡,十年前,师弟也是如此的跪在师尊的面前,当年他们五个人带队去围剿一个邪派教团。

    最后的大战他们五个师兄弟,大师兄为了掩护他们,被活生生打死,五师妹被对方击破心脉,尽管侥幸未死,但是再也动不了,仅仅留下个人,分别是身为二师兄的他,师弟离闻,以及四师弟零微落。

    自己被对方最后一招打,受到对方的气息感染,为了不加剧这种感染,那颗漆黑的暗影宝石就由师弟离闻携带,结果出了问题。

    离闻并没有被感染那种阴影气息,但是却被传授了大量和其相关的知识,这让身为武痴,享受着战斗的离闻无法拒绝,开始潜心研究暗影力量,最终想要盗取暗影宝石的时候,被他们的师尊发现。

    师尊当时心惊,要求离闻放弃研究暗影力量,结果被拒绝,然后动起来,离闻失打死了年老的师尊,心慌之下,来不及盗走宝石,便逃跑,结果最终却被自己和四师弟追上,以二对一,杀死了离闻。

    而离闻八岁的孩子离陌则被刻宿收养,他一直避免着离陌走上他父亲的老路,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失败了。

    离陌低下头将昨天在山顶发现的事情说了一遍,刻宿走近起来,撩开离陌的衣襟,看着他胸口的黑色太阳标记,突然一捏拳头,拍在离陌的胸口,奇特的力量透体而出,击穿肺部,离陌当场吐出鲜血,这样哪怕他伤势好了,他的肺也会留下永久的暗伤,再也无法动武。

    离陌倒在地上,嘴里还在溢出鲜血,眼神之带着不可置信等神色,就如同当年侥幸打赢离闻时,对方倒在地上看他的眼神:“离陌,别恨我,我这是为了你好!” ( 旧日篇章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11/118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